回到顶部

晕浪 序章-第七章 林皓x陈均平

又名穷逼剧组系列)误
 春妹首发


也许是很多人都会有的经历:在拥挤的地铁或是公交里,用双腿支撑着自己站了许久,回到在偌大城市里那个不知道能不能称之为家的房子;一个人在门口掏出钥匙把门打开,一个人在玄关处点亮一室的灯,踢踏着的脚步声在这个房子里回荡。偶尔传出被电视逗笑的声响,偶尔是被电影感动而落泪抽泣的声音。仿佛从下班了与同事们说了再见的那一刻开始,就失去了言语的能力,一种叫做寂寞的毒加入进一种叫做沉默的网,一起交织出锁住人心的牢笼。

陈均平便是这样的。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到租住的公寓,在只有一个人的家里,一整个夜晚里除了呼吸再也没有其它的声音好像已经成为了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了。

洗完澡带着一身水汽从浴室出来,关掉客厅的灯回到房间,在一片黑暗里走到桌前把台灯打开,陈均平拉出椅子坐下,抬手摁了电脑的开关键后,发了一会呆,才想起用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还在滴水的头发,想着白天新拿到的case。从电脑里调出详细的资料,陈均平强打起精神把自己投进工作。

在这只剩下一盏台灯的房内,就是一个与外界隔绝了的小世界。只有自己的呼吸,只有自己的心跳,能触摸到的,只有静静等候在房间里唯独尘埃会去沾染附着的死物。在这个世界里,人们能做的似乎也只剩下沦陷进这份落寞里。


第一章

清晨,却并不一定与宁静能划上等于号。陈均平抓着公文包靠在地铁里的某个角落,边昏昏欲睡边听着耳朵里塞着的耳机里传来的音乐。

最近这一段时间里,他一直循环着偶然听到的某位歌手新出的单曲。

讨厌把我从睡梦中吵醒的阳光

什么都没有的一天

厌恶着世界头痛欲裂

喝了些水

就算整理好了自己的穿着

也讨厌出去

心里满满的我们的那段时光只剩下了我

快要疯了

能再抱我一次吗就一次

不再对我不知道对谁

说了多少次我爱你

虽然在呼唤你

但是在我眼前已没有你

没有你

地铁报了站名后,陈均平清醒过来,耳里的声音才清晰地传过来,歌词一句一句都如此契合他经历每一个早晨时的心情,地铁里成双对的男男女女如此多,只是与他擦身而过的人有很多,会在他身边停留的却没有。陈均平挺直了腰,随着人潮出站。

打完卡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同部门的新进职员已经坐在办公桌前翻阅着文件了,一看到他进来立刻站起来问候道:“组长,您来了。”说是新进职员也已经经过三个月试用期又工作了三个月了,只是和其他在一个工作组内一起拼搏了好几年的同事们相比较,他的确是新进职员。陈均平和他的关系还停留在普普通通的同事关系,便点点头走向他自己的办公桌拉开椅子。

“怎么来的这么早?”陈均平一边坐下一边问道。抬头却看到对方走过来站在办公桌面前,“我最近搬家到了一个离公司近一点的地方,虽然还是按照之前的作息但是好像就经常早到了。组长需要咖啡吗?我正好要去茶水间。”说罢梁宝晴扬扬手中的马克杯。

“啊,好的。谢谢,麻烦你了。”陈均平浅浅一笑,总觉得这位有些内向的同事和之前有了些不一样的地方,却又不知道是哪里不一样了。梁宝晴腼腆地笑了笑,“您太客气了。”拿起陈均平放在桌面的马克杯,他询问着看向陈均平:“是这个吧?”“是的。”得到肯定回答后,便拿着两个马克杯进了茶水间。

陈均平望着他的背影,突然想起昨天经理交给他的任务,在他负责带的小组里找一两位职员一起完成这次的case,要是完成的好就能能成功加薪,这样离他养得起车又进了一步。而部长的意思是这一两位职员里面最好能带上梁宝晴。陈均平想起之前开过的会议中,梁宝晴提交过几次方案,似乎都挺有创意的。

“你的咖啡。”“谢谢。”双手接过马克杯放在桌上,陈均平握住温暖的马克杯,“对了,阿宝,可以把你过去提交过的方案拿给我看看吗?”梁宝晴睁睁眼,“可以的,我等下整理一下再拿给前辈。”“嗯,先这样,回去工作吧。”“好的。”

陆陆续续的同事们都来了,方兰生进来时已经快迟到了。赶在最后一刻前打完卡走进来,方兰生敲敲陈均平的桌面,示意陈均平看他。“怎么了,笑得这么灿烂。”陈均平无奈地看着笑得一脸见牙不见眼的朋友。“我上周五晚不是去联谊了嘛,你不会相信的,我遇到了完全跟我想象中的梦中情人一模一样娇俏可人的女生啦!”方兰生坐在陈均平的桌角,双手交叠在胸口做出一副捧心状,还带着一脸梦幻的表情。“哦,那我不是就要有个弟妹了?”陈均平发自内心地扬起唇角。意味深长地点点头,方兰生拍拍陈均平的肩膀,“你就等着准备礼物见你弟妹吧。”

“那我先给一份礼物给你吧?”“嗯?什么礼物?怎么无端送礼物给我?”陈均平拉开抽屉拿出昨天经理交给他的文件,“喏,经理昨天给我的,拿回去好好看,我们一起合作。”方兰生随意翻翻文件夹,点点头,“OK,那我回我那桌去了。”说完便挪开搁在陈均平桌上的屁股走人。陈均平终于打发走他,便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回工作上。

午休时间一到点,方兰生立马过来揽住陈均平的脖子,一脸灿烂,“好兄弟,这可是个大case啊,部长果然很看好你呢。”

“组长,兰生,你们好。”梁宝晴抱着几个文件夹走了过来,礼貌地点了点头。“组长,这是我之前提交的有通过的方案。”陈均平接过来笑了笑,“好的,辛苦了。”“那我先去吃午饭了。”“好。”

梁宝晴一走,方兰生就问:“你要看他的设计方案干嘛?”

“经理昨天给我这个方案的时候有意思让我带上梁宝晴一起做这单case。”

方兰生咂咂嘴,“原来是有后台的人物啊。”陈均平看了他一眼,见他脸上并没有什么负面的情绪,便说:“其实之前他负责的案子我们也看过,实力也是有的。”

方兰生耸耸肩,“无所谓啦,反正你还记得要带上我就已经很感动了好嘛!走吧,吃东西要紧。”


第二章

晚上陈均平熬夜完成了之前负责的case的收尾工作,又看完了梁宝晴交给他的所有资料,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就在镜子里看到了他眼睛底下浓浓的黑眼圈。

赶到公司的时候,陈均平正好遇到了方兰生,也遇到了难得会出现在这个以设计部门为主的何氏分公司的何副总裁。和方兰生两个人看着从奥迪里下来帅气地抛出钥匙后迈着长腿走进公司的何慕,一身笔挺仿佛一丝皱纹都没有的西装,还有向后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双双对望一眼,再默默地彼此从头打量了一下。方兰生扫扫额前的头发,叹道“世界上总会有一些让你嫉妒的存在,让你更加奋发拼搏的。”陈均平摇摇头叹口气,“走吧,要不然连这个月的全勤奖都要飞走了。”

按了电梯楼层,陈均平侧头去看方兰生,“我已经把梁宝晴的方案都看完了,确实很有创意,可以确定我昨天让你看的单子就我们和他一起合作完成。你要好好对待人新人别吓着他。”“知道了知道了,其实我也没有看那小子不顺眼,但他真的太内向了好嘛……”马兰兰,其实不是所有人都如你一般话唠的。

打完卡走进办公室,陈均平示意方兰生把昨天给他的文件拿给梁宝晴,然后把公文包放在桌上从包里取出昨晚完成的方案,打开电脑整理了一下电脑里面之前那些case的资料,抬头看看挂在办公室的时钟,陈均平看向办公桌离他最近的同事,“阿翔,经理来了吗?”得到肯定的答案后,陈均平带着文件夹去了部长的办公室。

跟秘书打了招呼让他通知了经理,确定现在经理方便接待后,陈均平敲了敲门,舔舔唇用手指摩擦着文件夹的边缘。

“请进。”得到回答后打开门,却看到今早在公司门口遇见的何慕坐在沙发一边像是随时可以拍摄画报一般,这一开门就正好对上了陈均平。向坐在办公桌后的经理跟沙发上的总裁弯弯腰,“何副总,陆经理。”陆森微笑着看向他,见他拿着一个文件夹,开口道:“哦,均平,是来交方案的吗?”上前把文件夹放在陆森桌上“是的,这是之前负责的。我手头上的案子都已经完成了。下午我会和方兰生、梁宝晴去现场看看。”“好的,我知道了。”“那么我回去了。”陆森微笑着点点头。走出办公室带上门的时候。陈均平听到门里何慕说了一句“阿宝在这里待得怎么样?”。

回到办公室,陈均平向方兰生和梁宝晴交代了下午的行程后才回到办公桌后坐下。本以为梁宝晴是跟陆森有什么关系,所以公司才在久未招设计新人的情况下录用了梁宝晴,没想到何副总跟他也是认识的。

中午解决了生计大事,稍作休息陈均平跟方兰生、梁宝晴便赶往S市新规划出的商业中心,看到了即将要在他们手上变成另一个标志性建筑物的大型建筑物。何氏将这里收购后便粗略进行了整改,他们的工作就是按照这栋建筑物的雏形设计出以后将会呈现在人们眼前的光鲜亮丽的商场。

实地考察后,三人在附近找了间咖啡馆坐下,抓着刚刚脑海里闪过的各种念头讨论着。

 “Cause I want it all Or nothing atall ,there's nowhere left to fall ,when you reach the bottom It's now or never,Is it all Or are we just friends ,Is this how it ends With a simple telephonecall ,you leave me here with nothing at all……”微弱的铃声响起打断了陈均平的思路,停笔看向手机,是一个没有标记的陌生号码。向两人点点头,陈均平拿着手机走到咖啡厅玄关处,滑开接听键。“你好,请问是哪位?”

对方停顿了一下,接着便传来有些陌生的低沉男声:“陈均平?”

“是的。我是陈均平,你是?”

“你是换掉了之前的号码吗?我这已经是打给不知道第几个陈均平了。”电话那端的人自顾自地说着,愣是没回答陈均平他究竟是谁。

“是,我之前有换过号码。不过,你是?”陈均平扶额,光讲这么两句话功夫就能感觉到对方是个多么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了,搜索一番脑海里似乎不存在任何一个他认识的朋友是这样的。

对方似乎才意识到陈均平并不知道他是谁一般,“啊,我是项允超。还记得吧。”

陈均平愣住了,项允超,怎么会打电话给他?“记得。。。你打给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啊,果然记得。那你肯定还记得林皓喽。”

从手机那端,陈均平能听出项允超开口时暧昧的语调,能听到说完这句话后对方那细微的笑声。然而就这样毫无预兆地重新听到了林皓这个名字,却让他如雷贯耳般,连呼吸都忘记了呆在那里,鼻子通往眼睛的地方突然就酸热酸热的。

抬抬头,陈均平动动喉咙,“是,记得。”却不知道项允超突然联系他,问他记不记得林皓是什么意思,也不明白为什么项允超会突然联系他这个从来没什么交集的人。

他跟项允超,根本就是两个世界里的人。

"看来你跟那小子真没有偷偷联系啊。"项允超一句话而已,却刺得陈均平的心一抽一抽地痛。他哪里有什么特别到值得林皓私下联系的理由。他自己是一条也想不出来。

"也没什么,林皓明天回国,大概中午到,我们几个旧识去接机聚个会。那小子出国后第一次回来总不能冷冷清清地过吧。"陈均平嘴唇动了动,心里满满都是凭什么要去给那个人接风的念头,却一个字也吐不出口。

"啊,就先这样吧,明天要过去了我再打电话给你,我现在忙着呢,挂了。"项允超说完便挂了电话。哈,真是一点都没有变,那个人,还有他的这些朋友,都一样。陈均平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与表情,好久才若无其事的回到方兰生和梁宝晴身边。

方兰生瞄了陈均平几眼,状似随意问道"谁的电话?"

陈均平不知道他现在就像魂魄出窍般恍惚,听到问话看向方兰生,又看了眼也看着他的梁宝晴,勉强笑了笑,"没什么,一个旧识的电话而已。"

梁宝晴一直偷偷注视陈均平的眼睛,暗忖明显是特别的人或事才能打破了这个有点冷漠的组长的面具吧。"组长,下班时间也过去挺久了,我们今天到这里为止怎么样?"

陈均平按亮手机看了看时间,确实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那今晚回去整理一下做出雏形,明天我们再详细讨论一下细节。"

与方兰生、梁宝晴道别后,陈均平伫立在咖啡店的门口,突然觉得比之前的每一天都要更累。

是的,只是旧识而已。我的心,你不要跳。

陈均平这样对自己说。

 

Cause I want it all Or nothing at all,   要么是你的全部,要么我什么都不要

there's nowhere left to fall ,   再没有别的选择

when you reach the bottom It's now or never ,   那是永远的决定

Isit all Or are we just friends ,   是那样吗?还是我们就仅仅是朋友

Is this how it ends With a simple telephone call,   你一个电话就让我们的一切终结

you leave me here with nothing at all    你孑然一身地离开

                                                               ——WestLife  - 《All Or Nothing》



第三章

那天晚上陈均平回家后洗完澡就早早投入了床的怀抱,却翻滚直到半夜,将醒未醒间意外的做了个梦。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做过梦了。

高中毕业party那天,陈均平醉得一塌糊涂,然后抱着酒瓶子窝在角落里默默地掉着眼泪。他不想哭,但在这个日子里他的整个人却好像不受控制了,不仅仅是想到与这些三年高中时间里所有相识相惜的朋友们即将到来的的离别,还要加进他这三年里苦涩的暗恋。

同宿舍的苏志文凑过来搂住他,脸上的泪水也顺着脸颊流淌下来滴在陈均平的脖子“阿平,阿平啊,我不要毕业,我不要离开这里……”陈均平哽咽着,却没有说一句话。像是水分全部都汇聚到眼睛里了一样,嗓子干哑得说不出话来。

同样埋在苏志文的肩窝里,陈均平抬头就能看到包厢另一边,林皓拎着啤酒瓶子一口一口地往胃里灌,旁边是坐得很大爷的项允超似笑非笑地弯着嘴角在说着什么,还有同样在喝酒但是明显喝法跟林皓不一样的崔艾伦。距离有点远,只能看到林皓的侧脸,甚至连脸上的表情都看不清楚。

就只是这样一个短暂的梦。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陈均平黑着脸站在镜子前,已经好久不做梦了,居然只是听到林皓的名字,就让他失眠半夜。好不容易睡着还梦见了以前那心酸的往事。

林皓从高三下学期开始就对他不冷不热的不是吗,一参加完毕业趴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咬着牙刷,陈均平自嘲地向镜中的人挑挑眉,少没出息了!

漱口完毕换上正装,陈均平匆忙出门。依旧靠在地铁车厢的一个角落,修长的手摆弄着耳机线,听的依旧是那首新歌。旁边是一对小情侣穿着学校的制服黏在一起听着一支手机里的一首歌,偶尔凑在对方耳边弯着嘴角小声说着什么。

事实证明,陈均平自以为已经将有关林皓的所有都已经抛到心里的边边角角了的想法是错误的。

上午的时候他还能集中精神跟陆经理,兰生还有梁宝晴开会讲述一下他们昨天下午讨论出来的大概设计走向,吃过午饭后陈均平就一直如坐针毡,打开的绘图软件还是昨晚熬了大半夜做出来的雏形图,早上开会新想到的点子也还好好躺在word文档里连草稿都没打出来。陈均平投在电脑屏幕上的视线也只是偶尔聚下焦看向屏幕右下方的时钟。如此煎熬到五点半下班时间,陈均平摁亮手机看着空无一物的锁屏,又猛地关掉屏幕握紧手机。

“喂,你干嘛呢,一看就是魂不守舍的思春样。”方兰生背着早就收拾好的背包,翻着白眼看不知道魂游太虚到哪里去的陈均平,这个人从昨天下午开始就这个样子,还说没有什么事。

“啊?哦,没有啊。这么快就收拾好了,要去会你的娇俏可人了吗?”陈均平回过神,也调戏回方兰生。

“哎~聪明。我跟我的美人儿要去欣赏灯光节展览,你说她什么属性儿,这么喜欢亮晶晶的东西?”方兰生一脸嘚瑟地眨巴他的眼睛,从小到大一直有人说他的眼睛可好看了像是有星星在里面。

“行了,你也不怕迟到让别人等你,快点滚吧。”“行,我就不刺激你了。拜托你也赶紧给我找个嫂子啊,走了。”陈均平挥挥手,在方兰生咋咋呼呼的时候办公室里的人都陆续收拾好下班去了,他这么一走,就剩下陈均平一个人。

“均平,下班了,还有东西没做好吗?”陆森经过办公室打算去搭电梯的时候看到陈均平坐在办公桌前,屏幕投影出来的亮光打在他脸上显得很苍白,让陆森不禁反思一下难道是最近给陈均平太大压力了?

“陆经理,我正打算收拾好就下班了。”陈均平站起来,目光落在陆森的肩膀处。陆森的那张脸,跟林皓总有些相似,以至于他一直无法直视陆森。“那就好,不然我这个公司就要担任压榨员工的骂名了。我先走一步。”“陆经理慢走。

刚目送走陆森,陈均平的电话就响了。“Cause I want it all Or nothing at all ,there's nowhere left to fall……”屏幕上显示的是没有储存的一串号码,却并不陌生,陈均平整个下午来来回回看这个号码,几次拇指想要摁下去又被理智拉回思绪。他好像是等了这个电话一下午的。

“喂。”陈均平接起电话。

“你下楼来,我们在大厦门口。”是项允超的声音。陈均平立马站起来,不小心还碰到了办公椅让它退出好几步。将零碎物品扫进手提包,陈均平连摁了几次电梯。电梯里只有陈均平一个人,他能听到心跳嘭嘭嘭地律动声。

“叮”声后电梯门缓缓打开,陈均平放慢步伐让自己不要显得那么急躁。大厦门口停着两辆车,一黑一白。黑色那辆副驾驶的窗户开着,项允超在里面招手让陈均平上车去。


第四章

打开车门坐进去,陈均平有点拘束,项允超跟在高中时期气场完全不一样了,现在的他看起来内敛许多,却让人无时无刻都忽视不了他的存在。蠕动嘴唇说了句“项先生,你好”,就低头去找安全带。他能感觉到项允超瞥向他的目光。“恩,林皓的飞机晚点了,我下午过去机场接他前打了电话,他说你也许要上班,让我晚上直接带你去聚餐就好。”

“哦,这样啊。”陈均平视线直视着玻璃窗外的景色,他觉得一定是中邪了,明明不想去见那个人的,从听到他的名字那一刻起一直到这一刻坐在项允超的车里这段时间完全不受陈均平所控制。也许林皓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魔咒,缠绕着他让他时刻觉得还是陷在一个人的孤寂深渊里,没办法在他人身上得到亲密与温暖好破除林皓下的这个咒语。

“你可以跟林皓一样叫我阿超,项先生什么的在生意伙伴嘴里听得多了。”项允超勾起嘴角,似乎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陈均平应了下来,一路上再无话。陈均平也庆幸项允超没有像昨天打电话过来时一般调侃,免了他一番尴尬。

路上遇到了小塞车,到达酒店时已经7点多。陈均平一直到车开进了地下停车场才发现是何氏旗下的一家星级酒店。一直跟在后面的白色轿车停稳后,下来一个穿黑色紧身牛仔裤红黑格子夹克外套带着针线帽大墨镜的男人,陈均平觉得他有点眼熟。“嗨,陈均平,好久不见。还认识我吗?”摘掉墨镜,男子精致的五官彻底暴露在陈均平面前。刚停好车走过来的项允超伸手摁了下电梯,道:“堵在这里就不会按个电梯么大明星,这年代有不认识你的人吗,花边新闻每天够一打。”

崔艾伦摇摇头,“都说是花边新闻,怎可轻信。媒体们都不知道我有多洁身自好。”进了电梯这两人还是你一句讽刺我一句反驳奉陪到底的架势,让陈均平紧张的心情稍微得到放松,高中时期他与林皓也是这般,小孩子的幼稚使然,让他们即使是在无关紧要的事上,也不愿意被对方占一点点的口头便宜,但其实所有人都知道这两人又整天黏在一起关系要好着……

陈均平曾无数次幻想过再次跟林皓遇见时的情景,又觉得偌大一个城市要重新遇上一个人其实很难。即使考虑了再多次再见面时他会是什么表情,第一句说出口的是什么,林皓看到他又是什么表情是否还记得他这个人这些略显矫情的事,但至少林皓觉得他是国内旧识这一点已经由项允超那里得到证实了,这让陈均平觉得他的记忆没有那么不堪。

服务生轻轻叩门,得到回应后拉开包厢的门弯腰作出恭迎客人入内的姿势,项允超跟崔艾伦也许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礼仪待遇,陈均平向服务生点点头发现对方似乎也只能注视头底下那块地便只好快步入内,帮着服务生关好门回过头来,却发现整个包厢加上他本人才六个人,与他原本想的十几二十人出入甚多。

抬眼过去,林皓正从座位上站起身,恰好就是陈均平正对面的方位。看到陈均平望向他,林皓弯起嘴角看着陈均平微微笑着。

“阿平。”

陈均平呢喃一声,“林皓”。却连陈均平都不知道他无意识地叫了林皓一声,他现下眼里只有身着灰色针织衫卡其色休闲裤露着光洁的额头的林皓,与一直活在陈均平回忆中的相比,眼前这微笑看着他的林皓显得那么不真实。

崔艾伦见两人一眼万年到忘记落座的模样,只好伸手拉着陈均平到林皓旁边的座位,然后拉开隔壁的座位坐下。“点菜了吗?我从片场赶过来饿死了。”

林皓还是面带微笑,帮陈均平拉开椅子,又伸过手来揽住陈均平的肩膀把陈均平轻轻压在座椅上。“已经点了,我就知道喊着饿的那个人是你。”崔艾伦内心吐槽已经快被林皓满脸的笑闪瞎了,嘴上却附和着:“还不是你,回国也没提前通知我。要不是我刚好在S市拍戏你是不是就打算带着阿超排挤掉我了。要知道我下午赶了好几场戏就为了过来给你洗风接尘。”

“行,我改天再约你,肯定先自罚三杯。”林皓拍拍陈均平的肩膀,坐回原位,面对着崔艾伦这边,眼神却只放在陈均平的侧脸。陈均平跟高中时期的差别并不大,只是把原本的粗框眼镜换成了细一些的半框眼镜,身上是一件整洁的白衬衫而不是像以前一般穿五颜六色的T恤。在陈均平眼中,林皓的外表却比以往成熟了很多,曾经细密的覆盖在额头的刘海被抹上发蜡后精心打理贴服在头顶,刚刚林皓靠过来揽住他肩膀的时候,陈均平能感受到林皓炙热的温度。

“暂且放你一马,你还没介绍对面落座的两位是谁呢。”崔艾伦撇撇嘴,林皓这人又开始一本正经吃人豆腐了。

“这两位是我在国外认识的朋友,Bosco,还有Ray。他们比我先回国发展,想着你们都要给我接风,就正好介绍你们互相认识。”林皓介绍完Bosco和Ray,又伸手指了指一手搁在桌子上撑着下巴的人道:“这两位是我竹马项允超,还有旁边的崔艾伦。”然后才移到陈均平面前,“这是我跟你们说过的,陈均平。”

陈均平闻言转头看了林皓一眼,却只看到林皓扯着耀眼的笑容对着Bosco和Ray。


第五章

六人熟稔后便聊了开来,原来Bosco是谱曲的,在国内一直是用中文名在发表作品,崔艾伦最近的一张专辑有几首曲子都是他负责的,最近正打算成立一家工作室。Ray说自己就是个旅行家,想走了就背个行囊出发。项允超不用说,在S市商圈混的都知道他虽然刚刚白手起家不久,天宇集团的名声已然赫赫有名。崔艾伦大学还没毕业就签了经纪公司,现在在天朝没有多少人是不知道他的。

陈均平一边听着他们讲,一边皱眉。林皓偶尔插几句话,其余时间一直往陈均平碗里夹吃的,放眼望去,餐桌上的菜大多都是陈均平高中时喜好的口味,陈均平面前的碗更是盛得满满的。他没想到林皓还记得这些琐碎的事情,却不知道人每时每刻都是在变化的。就好像曾经吃的下口的芹菜,现在去闻它却只会条件反射地屏住呼吸。

现在的陈均平也没有了过往的倔强,对于不喜欢的事物,既然已经放进了他的碗里,他就会一点一滴地慢慢消灭它,像是受伤也只默默一个人痊愈,熬过去痛扛下来后,心也就慢慢变得坚强。他也学会了去拒绝他重视的人所带给他的细微伤害,虽然将碗里满满的菜跟伤害相提并论有些可笑。“林皓,这些够了,我并不饿。”林皓一直关注着陈均平,自然也听到了他轻声说出的话,看到陈均平脸上坚定的表情,只好停下又伸出去夹菜的手,“好,你要吃饱。你比以前瘦了许多。”

对着似乎将他当做小孩的林皓,陈均平有点无奈,苦笑着点点头转过来专心解决碗里的食物。一餐饭吃了两个钟头,也算是吃得宾主尽欢,散席后,六人一起搭电梯下了地下停车场,Bosco带着Ray撤了,林皓看了眼项允超,对方就很自觉地把车钥匙扔给了他,然后跟着崔艾伦上了车。

陈均平低着头在手机软件里叫的士,却被走在前面回身的林皓关掉了显示屏。疑惑地抬头,发现是林皓之后陈均平抿了抿嘴角,没有说话。“阿平,我送你回去吧,这边不好打车。”其实有软件打的很方便的,这样默默想着陈均平身体很正直地坐在了副驾驶。

也许是分隔了太久,林皓有些紧张,好不容易酝酿的几句问话都被陈均平三五个字回复了。车上的沉默令林皓苦涩一笑。陈均平内心也不平静,光是要维持住表面的一派若无其事就已经耗光了他所有的力气。车开进住宅小区的楼下后,陈均平微笑着向林皓说谢谢,想要解开安全带下车去。林皓却伸手过来握住了安全带扣的开关,也握住了陈均平的手。

抬头一脸复杂地看着林皓,对方手掌的温度灼伤了陈均平,陈均平想抽回手却被林皓握得更紧了。林皓直视着陈均平,感觉到他越来越焦躁地想脱离自己的手掌,才低声开口:“阿平。”陈均平冷静下来,依然觉得被握住的手被滚烫地包围着,林皓的脸近在咫尺,他不敢抬头,生怕对方从他的表情、眼神看出些什么。

“你今天能来我很高兴,以前……是我不对,没有跟你说一声就出国了。”陈均平不语,林皓的嗓音比以往成熟许多,听在陈均平耳里,让他内心所有的委屈都冒了出来。“从离开的那一天开始我就一直希望,能有一天亲口跟你说对不起。对不起,阿平。是我不对,所以你还愿意见我,我真的很高兴。”

“……”

陈均平张张嘴,几句话与在喉咙口徘徊,又咽回了心尖。

林皓突然一笑,这才放开握住陈均平的手,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解锁后递到他面前,“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交换联系方式吗?”

看了眼手机,陈均平松开握着安全带的手,接过手机在联系人里面输进去名字跟号码。林皓看着他纤长的手指在手机上按着,笑意更浓。“我这次回国不会再走,打算在这边开一个诊所,有空可以多来找你玩吗。”

陈均平将手机递回去,看着林皓拨通了他的号码,轻声应着。感觉到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陈均平掏出来将通话挂断,将林皓的号码存进了通讯录。

“你明天还要上班吗?”林皓将手机装回口袋,想着有了手机号码也算进了一步。“对,最近负责一个比较大的case…可能,会比较忙。”陈均平说完有些懊恼,这就已经想着如果林皓约他他可能没什么空闲会不会让他觉得是不想跟他再有联系。

“没关系,反正以后我也一直在国内了,时间总会有的。”听出了陈均平的意思,林皓顿时心情好起来,一路上陈均平都不怎么有兴趣与他对话的状况确实令他紧张,情急之下才在陈均平想要下车时握住了他的手。现在却是又握着了手又知道他并非不想再联系。

“恩,那我,先上去了。谢谢你送我回来,回去的路上小心些。”陈均平低头去解安全带,掩饰他脸上尴尬的表情。这次林皓没有再阻止他,“回去早些睡,晚安。”回以一个微笑,陈均平打开车门下车,回身关车门的时候犹豫着,也道了声晚安。搭电梯回到住处,打开客厅的灯,陈均平换了鞋在沙发上放下手中的公文包,又站起来走到窗边。

楼下那辆车才开出去一点,一直看着车尾灯消失在视野中,陈均平才拉上了窗帘。

 

小番外:

最近几天S市袭来了一股冷空气,林皓放学后在社团里看到陈均平的时候就发现对方的嘴唇有些过分红艳,干干的不似往常一般水润,便又凑近了些。

陈均平往后一仰,脸红红地吼道:“你!你凑这么前过来干嘛!”

林皓撇撇嘴,暗忖又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下啃了他。“果然没错,你的嘴唇上都起皮了,丑死了。”

陈均平白眼一翻,瞄了下林皓水润润的唇,哼了一声。

第二天放学后结束社团活动,林皓跟陈均平背着双肩包走在落满叶子的校道上,突然林皓停下来,打开书包拉链在里面翻找着。陈均平探探头,问:“干嘛呢。”迎面就被林皓丢过来一个东西。“我昨天不是说了嘛,你的嘴唇干死了。”

陈均平看向刚刚伸手接住的东西,是一颗圆圆的润唇膏。忍不住弯起嘴角,嘴里咋呼道:“我讨厌嘴唇涂得油油的,不舒服。”

林皓瞪他一眼,“少罗嗦,现在赶紧涂,这个不会油的。”

拧开唇膏,陈均平涂了一圈翘起的唇。

“怎么样,味道不错吧。”林皓看着陈均平恢复到他想咬一口的果冻唇,得意地问。

忘记手中刚合上的唇膏,陈均平直接将脸凑了过去。林皓也没多想也凑过去闻。

鼻尖还没碰到,林皓突然反应过来,脸嘭一下红了。“这样闻不到的好吗!我…我刚刚都没反应过来!”说完又笑了开来。

陈均平也才反应过来,跟着哈哈大笑,“我刚刚不知道怎么就……哈哈哈,我也没反应过来。”

空气中回荡着两人的笑声,呼啸刮过的风也吹不走他们心里此刻满溢的感受。


第六章

那之后林皓并没有过多的打扰陈均平,只是偶尔几次约他出来吃个饭,偶尔在陈均平去商业中心实地考察的时候跟他在那家接到项允超电话的咖啡馆坐一坐喝杯咖啡。也不一定讲话,林皓就看着陈均平埋首在设计稿中侧颜也能安静度过一个下午,陈均平放在一边的咖啡冷了他就拿去服务台让店员帮忙热一下。围在一张桌子上拼命头脑风暴的方兰生跟梁宝晴也顺便得到了此等待遇。

店员会觉得这群人真讨厌,一杯咖啡打发整个下午时光就算了还要不停地加热。陈均平如是想。却非常享受与林皓久违的相处时光。林皓会跟他讲起诊所的开张进度,还有这几年在国外的见闻,即便还没办法弥补空白了许久的时光,林皓也不急,只想一点一滴填满两人记忆中的缺失。

陈均平觉得此刻的关系正好,就好似终于又同在一个城市的两个旧友,曾经很希望与这位旧友建立亲密的关系却遗憾没有完成,现在有空了便希望能重拾起这段关系去组建。就算曾经对林皓抱有异样的感情,陈均平也不会在此刻跟林皓说起。这个秘密无须说出来徒增两人之间那细微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尴尬。

是的,尴尬。陈均平叹口气,放下手中的马克杯往后靠在办公椅上。设计初稿早上刚刚交给陆森审核,陆森最近也忙一时半会还看不了,陈均平这会儿挺闲地坐在办公室想着林皓与他。陈均平知道这份尴尬原因是在于他自己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会错意,陈均平总觉得林皓现在对待他的方式不像高中时那样朋友间打闹互损得毫无顾忌,虽然林皓一如以往地坦荡,但偶尔触碰在一起的手与搭在肩膀的轻柔触感另陈均平有一种他是被林皓小心翼翼地对待的错觉。但他的心里始终记着曾经一点一滴将他冷处理然后悄声消失的那个林皓,即使陈均平和林皓再想修复两人之间的关系,这一道如鱼刺般的记忆仍梗在陈均平喉间。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陈均平已经习惯性地以为是林皓了,直到电话那头传来好久不见的苏志文的声音。

“均平,我是志文。”努力忽略掉心头一丝遗憾,陈均平还是很惊喜接到这位竹马的电话。他跟苏志文住在一个小区里,从小便是小学初中高中都一直在一个学校里,对于他们来说时间与交流都已经不重要,彼此都清楚对方是人生中永远的挚友。

“志文!你怎么会打电话给我?”这样一句话陈均平是笑着说的。另一桌的方兰生瞅见了,听到耳里的名字却不是最近熟悉了的林皓,而是从未听闻的志文,便八卦地竖起了耳朵。

“我们乐团在S市的演奏会结束了,和你久未见面,就想着约你出来看你是否胖若两人。”陈均平乐了,听到苏志文说现在人在S市,看了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我还有半个钟下班,你在哪边?我过去找你。”“好的,我在天鹅歌剧院这边,等你过来。”

陈均平在天鹅歌剧院附近找到苏志文说的那家咖啡店时,在窗边就看到了一身米色休闲西装,端正坐在窗边的苏志文,咖啡店里柔柔的光打在全神贯注在店里提供的杂志的人身上,只叫人想起了那句被人挂在嘴边已经听腻味了的话:岁月静好。

苏志文就是有如此魅力,即使他再怎么正经严于律己,对待朋友或是他人总是温温柔柔有无限的耐心与包容。陈均平唯一一次见他失控,是在毕业party两个人一起哭掉了所有眼泪。那时的陈均平自顾不暇,苏志文也一贯坚忍不愿说起。

“那时候真的太年轻,以为只要一毕业离开了S市,我跟这个城市里的一切,包括苏星柏都不再会有半点关系。”转动着搅拌咖啡的铁勺,苏志文勾起嘴角的唇,“我甚至一度放弃令我跟他相识的乐器,觉得生活失去了意义,也许是我的消极吓到了父母,他们自发去了解了许多关于同性恋的事情,一心想带我走出来,直到发现他们苍颜白发后,我才慢慢明白生活不止感情。”

“我在三年前重新遇见了他,才知彼此都是一样从未忘怀。”三言两语带过了这么多年以来内心的煎熬,陈均平知道苏志文已经不再为这些事情所困扰才如此淡然地跟他讲起这些年来的经历,心里不禁为之高兴起来。

“你呢,均平。我见到你的时候看到你蹙着眉,刚刚说话间也是,你…已经成为了你不知不觉的习惯了吗?”“真是抱歉,当时我自顾不暇即使知道你也不对劲定是遇到了什么,却没办法分神去帮你。”苏志文也蹙起眉,一脸严肃与歉意地看着陈均平。

哂笑出声,陈均平摇摇头,“当时我们都一样为自己的事焦头烂额,也算彼此彼此。”抬手喝了一口咖啡润一润发紧的喉咙,陈均平一看到苏志文就忍不住想跟他说内心所有的感受。

“你知道林皓的……”

“我曾经以为我跟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却主动来将我纳入朋友圈。……即使知道我自己抱有的心思一辈子不能跟他坦白也好,我想能够成为朋友已经是一种幸运。”

“也许是因为当时的这种想法吧,我……感觉到他的慢慢疏远后就没办法接受了。”陈均平左手撑在桌沿,掌心往上扶过额头爬爬头发低头遮住他的表情。

“我甚至觉得心里空了一个洞,怎么想抓住别人的温度来填满都没用。”

“他们总说我漫不经心不在乎,我觉得可能确实是吧。”


第七章

苏志文是知道陈均平和林皓之间的故事的,沉默半响只留下一句“解铃还须系铃人”给他。 

打车送苏志文回酒店后,报了公寓地址让司机直接开回家去,慢慢从小区门口步行走回公寓所在那栋楼的时候,陈均平看到刚刚还在苏志文面前提起过的林皓正在他家楼下,侧身对着陈均平靠在车门边,按亮手机的屏幕的同时也照亮了林皓的神情,然后抬头去看连陈均平都找不到的那扇窗户,又低头关掉手里的光亮。

如此重复了几番,都落在了陈均平眼里,黑暗掩盖下,他镜片后的眼神和表情都不甚清楚。或许连陈均平本人也不知道此刻他是一副怎样的神情,他的脑海里响彻的是苏志文的那句话。良久,才像是下定决心了一样抬脚走向林皓。

听到声响,林皓连姿势都未变只是往这边一瞥,发现是陈均平后,立刻站直了向走过来的人露出一个笑容。“阿平,我正犹豫要不要给你个电话。你这么晚了才从外面回来吗?”

陈均平点点头,“恩,去见了个朋友。你,怎么会这么晚过来?”林皓收了收笑容,“我也是。但是想见你,就过来了。”

抿了抿唇角,陈均平长舒一口气,“要上去喝杯水吗?你特意过来总不能就站在这说话。”一起见过面之后偶尔陈均平会拗不过林皓只好让他送他回家,却是第一次向对方提出邀请。听到这句话的林皓愣了愣,反应过来之后便露出一个更灿烂的表情。“好啊。”

摸出钥匙开了门,陈均平弯腰找了半天才翻出一双拖鞋给林皓,让他在客厅随意坐后,陈均平进了厨房端出两杯水来。“我这只有白开水,将就一下吧。”边说边坐在单人沙发上,将其中一杯放在坐在长沙发一侧的林皓面前。

从茶几上拿起用透明玻璃杯装着的水,林皓喝了一口掩饰他止不住上扬的唇角。“恩,挺甜的。”陈均平轻笑一声,竟是无话可说。林皓也笑了起来,放佛时光也错觉回到了那时的年少青春。

“还记得以前跟社团的人一起去海边露营,我们住在一个棚子里,虽然走的不远还在S市,却比去更远的地方还开心。”

“是啊,你还笨手笨脚不会搭帐篷,最后还是我搞定的。”

“……阿平,我的诊所装修的差不多,一些医疗器材也都预定好了过几天就会送过来。我大概也就剩几日无业游民的生活了,趁着我还闲,我想跟你再故地重游一次。”

跟林皓回忆半响过去,陈均平没想到林皓会突然这么提议。“去的人也不止我们,还有阿超他们。”料到陈均平会犹豫,林皓补充道。

“什么时候,我不知道我有没有空。”对上林皓直勾勾注视着他的期待眼神,陈均平想要说出口的拒绝拐了个弯变成了不确定,却足以令林皓满足。“这个星期六日吧,我也时日不多了。”

“什么叫时日不多啊,不要说得好像你快死了。你过得太闲了还是早点开工体验一下我这种上班族的痛比较好。”“我今天刚交了前阵子忙的设计初稿,这个周末的话应该没问题。”最终,陈均平还是被坐在心尖上的小恶魔催眠着去吧去吧就答应了下来。

“小BB好可爱!”方兰生跟他传说中的女神都一副痴汉脸地看着被项允超搂着肩膀的人怀里的小孩。那人像是自己被夸奖好可爱一样红了脸,羞嗒嗒地吐出一口软萌的港普:“大家好,我是Mike,谢谢大家喜欢BB。”方兰生瞅瞅大只的又瞅瞅小只的,发现一样可爱。“你好,我叫兰生,可以让我抱一抱BB吗?”方兰生的女神挤开方兰生,眼睛亮晶晶地盯着Mike和BB,“你好,我叫襄铃,让我抱BB吧,我会很轻的!”

旁边的项允超一脸春风得意地把BB抱出来给了出去,有人争着要带BB,少了打扰他才好好好调戏Mike。Bosco和Ray坐在一边看着几人的互动也是笑得都快不见眼睛了。林皓叹口气,瞥了眼含笑搭着帐篷的陈均平,心里吐槽他的春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所以他到底是为什么会叫来项允超这家伙来刺痛他的心!作为唯二有搭帐篷经验的人,林皓心里满是苦逼还要勤劳地帮众人搭好所有帐篷,为了速度还跟陈均平分开一人搭一个,简直不能更心塞了。陈均平倒是如脸上的浅笑一样,许久未像今天一样聚在一起,方兰生他们的笑声也感染了他。

好不容易搭好四个帐篷,期间林皓被指正了多处错误,才终于跟陈均平坐在了野餐布上跟大家围成了一团。他们已经烤好了一些食材,看到林皓跟陈均平过来便端了两盘盛满食物的碟子过来。一旁的小BB对Mike拿在手里喂过来的奶瓶兴致缺缺,伸着手对着陈均平手里的盘子,无辜的水汪汪大眼像是随时要哭出来,Mike皱起鼻子劝着BB不能吃那些食物,这幅景象逗乐了一圈的人。

享受完美食后,辛苦搭了帐篷的两人便不用再收拾残局。陈均平见不用再帮着做事,低头踱步去了海边。到了涨潮的地方,陈均平弯腰脱掉了鞋袜,细白的脚直接踩在沙滩上,一粒一粒的沙子接触脚底板,黏在上面跟随者被带往海水中。直到脚踝也浸泡在了海里,陈均平才停下来,望着快与夜色融为一体的海平线,深深吸入大自然气息。

身后传来沉稳的脚步声,停顿下来也脱去鞋袜,将它放在跟陈均平的鞋子旁边,林皓赤着脚走到他身后几步,慢慢坐了下来。陈均平又站了好一会,才往后倒退几步,坐在了林皓身侧。

脚趾不时被冲刷上来的海水亲吻着,陈均平的身侧,是林皓隐隐传递着温暖的肩膀。


评论(6)
热度(42)
©空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