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深不见底 3(项允超X秦朗)

3

方兰生在桌底下翘起腿,耸耸肩,“录制的时候我不是跟另外两个人一个休息室么,我听到她们在八卦说在岛宴看到你了,还跟我打听这件事。”

秦朗默了,他总不可能跟他说这就是个金主们谈谈生意顺便晒晒包养的人的聚会吧,更何况…

秦朗握着茶杯挡在嘴边。更何况,从在机场看到熟悉的team领着方兰生出现之后,他就停不下去猜测方兰生到底是什么身份。其实秦朗心底一直有一道声音告诉他方兰生是什么人。现在曾经将他推上如今这个地位的team开始负责方兰生了,不就意味着,他的金主项允超,终于有了新欢了。

“不会是之前新闻上说的海什么的宴会那种类型的吧。”方兰生突然变了变脸色,浑身紧崩盯着秦朗。

“这好像与你没什么关系吧。”秦朗面无表情地抛出这句话就不再回应,之后再无话。秦朗知道这一餐只是为了让公司安排的狗仔拍下两人的照片,为录制好的综艺节目将会有同公司师兄弟同框做宣传,接下来两人忙起来便只需要在微博上多互动些就行了。

那一顿没滋没味的晚餐后,秦朗被Red通知年底也就是两个月后要加入一个古装剧剧组当男一号,想到之前答应过粉丝们会出一首单曲给她们的事,便开始筹备起来。

坐在住宅处的落地窗前,秦朗喝着项允超以前带过来却没喝完的拉菲,在一堆揉成团的草稿纸里垂眼看白色纸张上深灰的铅笔字,嘴里轻声哼着脑海里浮现的调子,手也不停下在每一句歌词上画出一个个看起来可爱的音符。

落下最后一笔后,秦朗深呼吸后憋了一口气,终于望去看窗外五光十色的香港夜景,高耸得要逼近天际的大厦永无入眠时,人们就算行走于夜半也无须害怕黑夜,他却有些怀念小时候躺在乡下露天小院子里听着蝉鸣看漫天繁星。

拨通Red的电话,秦朗告诉她已经把新歌的词曲写出来了,他只有一个要求,单曲面世后词曲作者要署名成威廉,而不能是他秦朗。

Red对此颇有微词,等收到Email后却默许了。深不见底,果真是只能掩藏在内心里深处连自我都触不可及的最底端,任谁也挖掘不出来,一朝被人知悉就是万劫不复。

进录音棚前秦朗被公司的洋鬼子音乐监制指点着该怎么来演绎这首歌曲,左耳进右耳出着最好是歇斯底里表达出这份求而不得的绝望来的话语,心里吐槽着以为是死了都要爱么,仰着头凑在麦前秦朗还是按他自己的意愿唱完了整首歌。监制没有打断他,只是在出录音棚的时候假意咳嗽两声说本就打算让他试试两种唱法看是哪个更契合这首歌。

秦朗笑笑没有答话,只是听了几遍刚刚录的带子又重新进了录音棚一点一滴地用他的声音去完善这首歌。这回他听进去了监制的意见。

秦朗的单曲发布的时候方兰生的专辑已经出了,以新人来说可观的销售量与下载量、传唱度让方兰生一跃成为了新晋小鲜肉,两人一同录制的那期综艺早就播出,又刚好在相差不多的时间内出了新歌,也就不可避免地被拿来作比较了,引得一大批粉丝在微博上刷起了#求放过师兄弟#的话题,直说两人是关系这么好的师兄弟媒体们就不要再挑拨离间了,更何况两人一个是出的国语专辑一个是粤语单曲根本不是一个类型要怎么分高下。

除此之外粉丝和媒体最关心的就是方兰生这张专辑里并不包含他在综艺节目里唱的那一首歌这件事了,跟#求放过师兄弟#一样火的话题便是#方兰生把歌曲交出来#,秦朗穿着一身潮服去参加尖叫之夜颁奖典礼的时候在被调侃服装之余还被追问了这位师弟的这件事,秦朗挂着笑冲记者们摇手,“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啊。就算是师兄弟也是有工作机密的啊。”“公司肯定是自有安排的,大家放心再等等也许就出来啦。”可爱的语气和莫名是在撒娇的感觉让一众记者也萌得不再追着这个问题不放。

参加完颁奖礼后Red给了秦朗一叠剧本,是的,厚厚一叠。先是粗略过了一遍剧本,秦朗第二次第三次读剧本的时候就开始边看边琢磨着一个年幼时就目睹了弟弟被饥荒中的难民煮汤入腹的天墉城大弟子到底该怎么演。太过早熟的大弟子习惯了将一切都囊括进自己的责任范围,为了身中煞气的师弟大弟子毅然带着他踏入江湖寻找神医欧阳少恭,行侠仗义之余结识了琴川小霸王和他的小伙伴们,还遇见了幽都圣姑风晴雪、青丘之国公主襄铃展开了一段故事。这部大型古装剧的结局却不似以往的那些最后男女主角终成眷属,身负重任的男主人公最后是接任了天墉城掌教,将天墉城发扬光大,却并未与两位女主中的任何一人在一起。

等开机发布会的时候,几位主创才算是见上了面。身负煞气的师弟是最近开始蹿升为男神的崔艾伦饰演,琴川小霸王如秦朗所料是跟剧中人物同名同姓的方兰生,另外还有老戏骨周霆深加盟,林萧、萧晗、应冬、吴安珀等在娱乐圈正当红明星们领衔主演。

如此亮眼的剧组自然是招来了大批媒体记者,整个发布会背景音乐都是方兰生那首吊了人们好久胃口的歌曲,负责这部电视剧的导演还放了个大消息,这部剧将会采用现今中国甚少用到的边拍边播的方式,这也是为了让原著粉丝们督促这部电视剧,随时可以修改剧本的细节剧情,做好最符合原著粉丝心中的《陵越》。

等消息出来后,一大波原著粉丝激动了,还透露出来琴川小霸王方兰生真的本来就叫方兰生,这剧中的方兰生其实就是陵越的亲弟弟的消息,让同公司师兄弟的粉丝们大呼好巧。

此时的秦朗坐在去往国剧盛典的三轮车上,关掉了显示屏往后靠在椅背上,嘲讽一笑。是啊,真巧。


------------------------------------------------

啰啰嗦嗦总算交代完故事背景 项总居然还要下一章才出场我也是醉了

总觉得在写流水账...

评论(13)
热度(39)
©空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