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深不见底 4(项允超X秦朗 )

4

项允超已经被塞在高架桥上一个小时了,时事经济新闻都已被他看了个遍。烦躁地扯了扯领带,项允超翻了翻手机,突然想起上次他跟秦朗说过自己会空闲一些,现下却是两个月了两人才见过寥寥几次。打开浏览器输入秦朗的名字,成千上万条相关便显示出来,最新的一条附带着一张高清大图,梳着背头穿着剪裁合身西服的秦朗双手交握在身前,这一身却不是传统的西服,除了外套上增添了时尚感的金色金属拉链外,西服还拼接了同色金属拉链的百褶裙装饰,他的左耳上,还带了一条长耳环。

项允超看着这张照片,动了动手指,还是再往下拖动起页面,“秦朗旧情难断爆对方主动约炮遭拒绝”的标题跳了出来,微乎其微的跌下来脸。助理坐在司机旁注意到了脸色不太好看的项总,默默地打开了收音机。

“好的,再次谢谢我们的男神秦朗能够光临Kiss Radio,跟我们介绍了这次的单曲。接下来会播放秦朗新歌深不见底哦,现在让我们的秦朗跟大家说再见吧。”主持人欢快的声音传来,是秦朗的广播。看到坐在后排的项总往后靠在椅背上闭幕养身,心里捏了一把汗,这来北京出趟差,都不知道在路上堵了多少次了。

“谢谢大家对单曲的支持,接下来也请关注《陵越》这部电视剧,下次见啦。”“好的,让我们来一起聆听秦朗新单曲,深不见底。”

旋律后是秦朗低沉磁性的嗓音。“酝酿了爱的火药 未焚药引放不低 这份难耐谁能自制 当思想再度脱轨 夜半梦里的瑰丽 非与枕边的那位 何用揭穿隐蔽关系 泛滥罪恶的想象 但惩罚了这躯体 哪样逾越残酷忌讳 给魔鬼占用彻底 尽脱下那虚与伪 紧抱错失的那位 就算最后被包围”

项允超太阳穴一抽一抽起来,眼也不睁开,语气森冷,“关掉它。”助理略恐慌的关掉收音机,以为项总是不耐于过于长久的路程,才听不得这些流行乐。

“项总。”助理犹豫地开口。

“有话就说。”

“秦朗这几天因为行程也在北京,您,要不要……”保留了后半句话,助理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看到闭目的项总睁开眼斜睨过来,鬓角都微湿凝出汗来。

“叫他过来。”重新合上眼,项允超开口吩咐。

秦朗在国剧盛典的舞台上跳完一曲粉丝们狂热喜爱着的LOVE U2 后向台下鞠了鞠躬才下了舞台,寒冬里额头出了一层细密的汗,他却只在意这一次在舞台上的表现也未失水准。到了后台助理赶紧拿着一块方巾给秦朗擦汗,他分开腿尽量让自己站的矮一些好让化妆师为他补妆。

整理好仪容的秦朗还要回到舞台下的坐席,Red跟着他,快进入摄影范围时秦朗被拉住。“结束后我们有地方要去。”

猛地回头去看Red,秦朗眨了一下眼,轻声作答:“知道了。”

牵起唇角,Red点点头看着秦朗回身,颀长的背影慢慢走入镁光灯下。

结束行程后,Red跟助理护着只来得及在身上裹了一件厚羽绒的秦朗下了停车场,把车开出来绕到正门,秦朗摇下车窗对围在门口水泄不通的粉丝群挥手,嘱咐她们天这么冷要早点回去啊。

粉丝们见到偶像尖叫起来,却极为有序让出一条道让秦朗坐的车顺利驶离。

零点已过,Red打电话给项总的助理问到他还在分公司办公室没有离去,让助理们先打车回下榻的酒店后,才亲自送了秦朗过去。

秦朗躺在车上补眠,也不知道究竟睡着没有。车开到繁华地段的时候还是堵了一小会,到公司所在地的时候,秦朗一下车就被寒气激得狠狠抖了抖。

默默拉紧衣领,秦朗挪动着跟在Red身后,看她按了电梯后才开口道:“几楼啊,我自己上去吧。”Red叹了叹气,“21楼。”

“那,我就先回去了。”秦朗点点头,“恩,忙了一天了,你回去好好休息吧。”

Red走了几步又回过头,已经进了电梯的人看到她回过头来,脸上挂着笑举起臃肿的手臂冲她挥挥手。电梯门关上后,秦朗往旁边靠了靠,看着楼层数一楼一楼地跳着往上。

走在还灯火通明的过道上,秦朗发现了仰在办公桌椅背上打瞌睡得头一点一点的助理。正犹豫着要不要叫她一声,助理就因为头猛地往前坠去而瞬间清醒。秦朗笑了笑,打招呼道:“杨助理,你不回去休息吗。”

助理看到秦朗眼前一亮,“项总还在里面看文件。你,你可以帮我跟他说一声我先回去了吗?”点点头,助理立马笑开来收拾了小包跟秦朗道别。等助理走后,上前敲了敲充满厚重感的门,秦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进来。”得到回应后他才旋开门把手,轻轻关好门后,秦朗抬眼就对上了项允超的眼睛。

项允超注意到裹着厚厚羽绒服的秦朗左耳上戴了金色的耳饰。

“杨助理说,她先回去了。”项允超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你先坐着吧,我要看完这份文件。”

闻言秦朗从善如流,坐在背对项允超的单人沙发上。

项允超抬眼看了几秒椅背,才将目光投回面前的文件。


评论(7)
热度(36)
©空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