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深不见底 6(项允超X秦朗 )

6

上次会面的结束,是两人叠在一张小小的单人沙发上,慢慢平复下急促不稳的气息。秦朗回过神的时候,项允超已经站起身,像是索然无味般地拉上裤拉链。

低头垂下眼睑,秦朗打着颤弯下酸软的腰去捡地上的衣服。伴着若有若无的叹息声,一身服帖的项允超单膝蹲下,在秦朗之前替他递过来一件件衣物。盯着他将身体一点一点包裹起来,在他穿鞋子的空档取了对面沙发的羽绒服过来。

“穿上吧,你住在哪个酒店,我送你回去。”放下羽绒服,项允超走回办公桌后,收拾好几份文件装入包中,披上大衣。

项总送人去什么地方,也是屈指可数吧。

那之后不久,《陵越》剧组办了开机仪式,早就打造好的霄河被用来砍了猪头。

在横店一个月的相处下来,剧组内还算和谐,大家都是年轻人,有共同话题之外也较能闹腾。只除了方兰生对秦朗隐隐的敌意,即使方兰生掩藏的很好。拍戏的时候饰演兄弟两非常契合,离了摄影机方兰生对剧组的男男女女搂搂抱抱就是跟秦朗没有半点肢体接触,偏偏供给他们休息的桌子还是同一张,只能说公司塑造的同门师兄弟梗太成功。

结束一段摄影的秦朗半个身子趴在桌上,动着大拇指浏览着微博页面。方兰生还要再补拍脸部特写没有下戏。崔艾伦坐在隔壁桌,看着秦朗的脸好像在发呆,良久才叹了口气掏出手机。

方兰生的手机屏幕亮起,在桌上振动开来。秦朗不经意地抬头,惊讶得微微张嘴。屏幕里年轻了好多的项允超穿了一件圆领带蝴蝶结的白T,外面套着件紫色针织开衫,对着镜头笑出了酒窝。

他不曾知道项允超是有酒窝的。

一只手从他眼前拿走手机,抬头是方兰生一脸警惕地看着他。秦朗呆了呆,牵起嘴角笑了下,埋首回他手里的微博。方兰生眨巴下眼,莫名其妙,滑开通话键走开去听电话。“喂,你怎么打电话来……”秦朗以为只有自己知道,他的注意力早就没办法集中在方寸屏幕里。崔艾伦趁等短信的空档注意到了这一幕,眼睛在捏着手机一动不动的秦朗和站在远处一脸不耐烦讲着什么的方兰生来回瞟过。

秦朗本就和方兰生不怎么来往,自从看到方兰生手机里那张来电显示后更是沉默如金。崔艾伦倒是跟他熟悉起来,经常叫上他去横店的星巴克坐。几份纽约芝士几杯摩卡星冰乐下肚,生出了相见恨晚惺惺相惜的感情。

《陵越》每个星期才两集,周五周六深夜档,戏里面的陵越都还没长大,剧组在片场里一堆或‘亲密无间’或搞怪的图片就已经在网上传得火热,每天都能在热门微博里看到他们的身影,每位明星的粉丝群都为这部剧攒了不少人气,首播的时候更是破了深夜档的收视纪录。

等这部剧出到第四集的时候,E.G要举办年会了,秦朗跟方兰生赶了几场戏跟剧组请假回了香港。一同搭乘飞机的两人被安排在邻座,方兰生从被知会要参加年会开始心情就一直没好过,听到两人还要坐在一起更是黑了一张脸,整趟旅程没有摘下口罩跟墨镜。

站在觥筹交错的年会上的时候,秦朗被一堆师弟妹围着说着恭维的话,心不在焉地敷衍着,他的眼不停地飘向入口处。不知道今年的年会项允超会不会来。E.G只是项允超入股的其中一家公司,与他现在名下的一些产业比起来,E.G算不得多能盈利,往年也不是每次年会都能看到他出现。在厅堂的另一处找到方兰生的身影时,方兰生也是频频看向入口。

E.G老牌巨星们陆续的到来让秦朗分出神来上前打招呼,茶余饭后的闲话也要装着样子应付着,再看向方兰生那边的时候已经不见了他的身影。将手中拿着装样子的香槟放在来来往往的服务员端着的托盘中,秦朗以去下洗手间为由逃开互相捧杀的圈子。

E.G选来开年会的地方,就算是厕所也是富丽堂皇飘着淡香的。坐在马桶盖上抽完一支烟,秦朗想项允超应该是不会来了。

“嘭”的关门声响起,吓了秦朗一跳。厕所隔间外的人似乎又拧开了门再次用力关上发出一声巨响。“你到底想怎样!”不太标准的普通话传进秦朗耳里,声音里隐忍的怒气连他都能感受得到。

“我想怎么样?我不想怎么样!你放开,让我出去。”是方兰生特有的声音,秦朗站起来,手欲伸向门把手,不知道该不该现在出去。门外突然一片寂静,静到他听得到来人忿忿不平的粗重喘息声。

“我求你了,不要搞了。”

“我搞什么了,搞了什么的人应该是你吧。”

“你不接我电话找人也找不到这不是搞我是什么?!”

“是你一直缠着我还跑来当什么明星现在又一声不吭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你究竟是想怎样啊!”

方兰生明显是被气笑了,“是啊是我一直缠着你,现在我滚得远远的了还不够吗。你把我扯来这里是想干嘛,嫌我还不够碍你的眼吗?你现在不是应该去外面找你的小情人,拉着我吵架算什么事儿!我对你没意思了还不行吗,你还要我怎么样!”

那人一拳砸在方兰生头侧的门板上,怕两人打起来,秦朗拧开门出去。方兰生看到秦朗从厕所里出来瞪圆了眼,而后咬着牙说:“得,不用去外面找人直接就在这了。”说完趁将他困在门板的人惊讶洗手间有人反应不及之际猛地一推。

秦朗被踉跄撞过来的人带的后退好几步,反射性地用手肘抵住。后背狠狠磕在墙上,秦朗痛的“嘶”出声。被推了个措手不及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差点就要跌在地上四仰八叉,抬起头,那人双眼冒火地盯向方兰生。

秦朗这才看清这人是E.G的名义总裁苏星柏。“Boss?”

苏星柏负责项允超名下的娱乐产业,不论是哪一种原因,秦朗他自然是知道的。抬起手捋了捋头发,苏星柏狼狈地点点头。伸出一根手指指向秦朗,“你发生么疯,他是我的小情人?”被指的人满是尴尬,方兰生翻翻白眼,转身就要开门走人,被冲上前的苏星柏翻扯过来按在门板上,狠狠啃咬住嘴唇。

“唔唔唔……”方兰生拼命挣扎,在对方的舌头伸进来时用力咬了下去。苏星柏吃痛退了开来,手却不放开钳住方兰生不得动弹。

“你!你有病啊,这是我的初吻!”方兰生气得不行,想到他的第一次吻是在这种地方这种情况这么凄惨下不见的,喊声都带上了哭音。苏星柏听了不怒反笑,放低了声音,“兰生,我跟秦朗没有关系的。”

“我是病了啊,所以你愿意给我药吗?”


评论(20)
热度(32)
©空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