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深不见底 7(项允超X秦朗 )

7

方兰生虽然喜欢唱歌,虽然时常犯病如精神分裂成了不同的性格,但是如果不是因为在北京见到了跟着项允超一起来出差的苏星柏,他根本没想过要成为明星。

方兰生在他们两出差的时候像跟屁虫一样,美其名曰要粘着好久不见的表哥,但他们终归是要回香港去的。方兰生想破脑袋想要接近苏星柏。胡搅蛮缠地央着方家疼爱他如命的父母姐姐帮他去求项允超答应他进E.G。

几个月的时间里方兰生除了练了练嗓子录了张专辑,最经常的就是拿着从项允超那里偷偷看来的号码骚扰苏星柏,再便是听E.G工作人员啊、艺人啊讲着八卦。

听完公司当红艺人谁谁谁还有谁谁去了什么宴,话锋一转又说起了秦朗不温不火这么多年突然就被公司重视起来肯定是有什么后台了,现在人家都已经一跃成了公司的活招牌了,这次的听说是在岛上,他肯定也会被金主带去的。说着众人哄笑开来,方兰生觉得无趣,摸出手机打算找最近态度软化温柔好多的苏星柏。

电话很久才被接起来,隐隐传来人声跟音乐,那边的苏星柏笑着说话的声音震酥了方兰生,扭捏问他在哪有没有空一起吃饭。苏星柏为难了,他现在人正在国外一个小岛上,没办法回去。

握着电话正娇羞着,如果有一根电话线估计就会被他用手指卷啊卷的方兰生立马如同一桶冷水浇在头上。愣了好久才艰难吐出一句“这样啊……”

苏星柏以为他是难过自己又要开始拒绝他了,好言哄道:“乖啦,我回去了就去找你行不行。”被嗑啦一声挂掉的嘟嘟声打断。无奈摇摇头,苏星柏想他居然栽在这么任性的小子手里。

没想到回国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方兰生了,打电话永远不通,负责他的team是项总授权听从方兰生的,苏星柏硬是没办法跟他见上一面。与项允超一起开会时便借了他的手机打给方兰生,果然接了,明朗的声音一听到是苏星柏立马凶起来,那通电话的谈话内容能气死十个他。

这些都是方兰生一脸愧疚地半蹲在酒店房间帮秦朗后背的伤上药时交代出来的,当然,方兰生隐去了他听到的八卦里那些不入流的话。苏星柏双手抱胸靠在桌子前一脸无奈。

从E.G回了片场后所有人都惊呆了,方兰生简直鞍前马后地殷勤伺候着秦朗,对他的亲昵程度更是远超过剧组的其他人,欢喜了一片同公司师兄弟的cp粉,倒是秦朗有些吃不消态度180°转变一直对他搂搂抱抱的方兰生了。

秦朗对‘跪求’原谅并用实际行动证明了的方兰生笑着说好。即便方兰生只是他心里从未说出口的误会,秦朗还是惴惴不安,不知道何时会再出现一个真的方兰生。

“屠苏,你我二人,必须要留下一个在师尊跟前常侍左右。”说完,陵越不容拒绝地拔出霄河扔掉剑鞘,纵身跃入禁地之下。屠苏中的蛊毒煞气仍流窜在体内,既然带着师弟下山,陵越自然有责任护他周全,更何况,他身后还有执意跟来的方家少爷方兰生、幽都圣姑风晴雪、青丘之国的公主襄铃,每一人都经不起丝毫闪失。即便铁柱观观主言战胜噬月玄帝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他也要试他一试!

“卡!很好,休息一下我们换个场景接着拍。”导演满意地拍手,叫众演员赶紧去休息。

摄影机一停,一脸紧张担忧的方兰生立马软了骨头,靠在手刚从胸口放下来的崔艾伦身上。“天呐,再不休息我腿都要软了。”崔艾伦拍完这么一大段戏,也是累得很,方兰生靠过来他也不恼,就拖着方兰生往搭来休息的棚子里走。跟在身后的林萧翻翻白眼,吐槽道:“方兰生,又不是你一个人累。嫌累你就回家去吹空调呗。”跟在身后的萧晗噗嗤一笑,也跟着附和,“是呀兰生少爷,你干嘛要跑来受累啊,好好待在琴川就好了嘛~”扮演铁柱观观主和一众弟子的群演们都捂着嘴偷笑着散开。

秦朗走在最后,听着两人调侃方兰生也莞尔一笑,“你们不要欺负我弟弟啊,我可是手握霄河呢。”崔艾伦听了,回头望他,“哎,同门师兄弟的待遇就是不一样。我被人吐槽的时候怎么不见陵越师兄帮我说话呀。”

一群人笑开来,秦朗也抿着唇用霄河戳了戳崔艾伦。

在光怪陆离的娱乐圈里,每个人都为了上位成名等利益,不择手段,即便被媒体们挖苦、公司的人冷嘲热讽,秦朗从不曾想过要付出什么代价去换取名利。他现在与方兰生关系好,也不过是因为方兰生这个单纯开朗的人愿意来将就着他,而崔艾伦不一样。崔艾伦圆滑却不世故,情商极高,每一位与之共事过的人都没办法在背后诋毁他,他们从前的经历是如此相似,只是崔艾伦是靠着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了今天这个地位。

在这个圈子里能够遇到这样一位志同道合的知己,秦朗分外珍惜。他知道等这部《陵越》播完,崔艾伦的名气肯定也会随之水涨船高,他由衷地为艾伦感到高兴。

等拍完这一天的戏,换好衣服的秦朗捏着因整天握着霄河而微微酸痛的肩膀,单手收着桌上的东西。“秦朗,去星巴克吗?”换了戏服走到隔壁把桌上的手机装入兜就搞定的崔艾伦走了过来。

另一边的方兰生听到了,急忙应道:“好啊好啊,我也要去。”“哈,好好好。”崔艾伦没脾气地应着。方兰生的性格讨人喜欢得很,很难找到人会讨厌他。

到了星巴克,崔艾伦点了自己跟秦朗每次必点的饮料跟甜点,侧头问兰生要什么。方兰生苦恼好久,“那你们点的吃得我都要,喝的就跟秦朗的一样好了。我先去上厕所,刚刚下戏我忘记去了。”崔艾伦挥挥手叫他赶紧去。

方兰生不是每次都会跟着来的,苏星柏本就常出差习惯了满世界飞,两人刚互通心意更是隔几天就会看到苏星柏来横店的酒店跟方兰生私会。

所以等秦朗一个人去参加访谈节目,主持人指着大屏幕里幻灯片形式一张张播放的粉丝、媒体拍到他跟崔艾伦在咖啡店的照片,问他知不知道什么是苏越党、伦朗党时,他呆住了。

同门师兄弟cp党他都知道啦,这个想也知道是什么意思。面对主持人秦朗却装傻,窝不造啊。

主持人又问他,“那你为什么就跟崔艾伦去星巴克呢。你看每张拍到的照片都很少有方兰生的出现。”

秦朗侧头想了想,还是如实回答。

“因为你很难找到一个人,他的想法跟你是那么契合。”

录完节目坐在回去的车上,秦朗打开微博输入了主持人问他的两个名词,看到一大波妹子堪比原图的PS,甚至有同门师兄弟党在嚎着:不行!你们别诱惑我!!!我是坚定的兰越兰朗党我不能动摇啊啊啊啊啊!

只是找来看个乐呵的秦朗不知道,接下来好久,不仅他跟崔艾伦要一起参加的综艺节目吸引了多少粉丝前来收视率暴增了多少,他跟崔艾伦就算是各自上节目也都会被一遍、一遍地问起有关对方的问题。


--------------------------------------------------------------

我也想啊啊啊啊啊 越写越没有深不见底的感觉了咋办!急,在线等!

私设项总比兰兰大很多

评论(14)
热度(35)
©空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