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深不见底8(项允超X秦朗 )

8

秦朗跟崔艾伦日趋火热成为国民cp这事,项允超是知道的,他自然不会以为真有此事。

秦朗即使未红之前花边新闻也从未断过,媒体们一边挖苦着这位万年新人王,一边又要像狗仔般追究着他生活里的一丝一毫的痕迹,所有的话语动作都可能会被曲解再添油加醋地抹黑,每一位接触的人也被颠倒黑白编上一段故事印成报刊杂志,着实有些可笑。

如今的这条绯闻是在内地席卷开来的,也许一开始只是媒体捕捉到的一点见闻,公司嗅着了利益的气息自然放任这个话题被炒上热度,只等见好就收那一刻到来。

项允超从未信过秦朗的绯闻,却止不住心烦意乱。

秦朗果然够招人。

项允超将E.G收入囊中时并不知晓秦朗的存在,甚至乎秦朗出道、出专辑等等。两人人生的第一次交集,是秦朗在公司年会上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跳着Love U2。拘谨而又带着禁欲的性感,项允超没想到会被一个男人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所吸引,更没想到只是多看了几眼秦朗就出现在他酒店房间。他在后来才知道秦朗以前不是没被公司暗示过可以给他一些机会,只是都被秦朗装傻推拒掉了。

项允超不知道他出现在面前背后的理由是什么,他的脑海里都是无意间搜索到的女皇里的画面。满富弹力的蜜色肌肤被一根又一根的细线紧密缠绕,胸肌与臂弯被绑住无法动弹又像是要奋力挣脱。项允超就像疯魔了一般,现在再去回想那一夜的点滴经过,又好像喝断片了一样没有一点记忆。

秦朗却从此被知情人定义成了项允超的人,即使项允超本人不知道该拿这个好像永远没有脾气、慵懒安静得如同一只没有爪子的猫一样的人怎么办。

鬼使神差地,在看到窝在他身下的沙发里被逼的无处可去的人,潮红的脸上滑过去从眼角溢出的泪珠时,尽管那有可能只是一滴生理反应所产生的水滴,项允超还是凑过去秦朗耳边,轻声问他在他眼里项允超是不是就是那个魔鬼。

他没想过知道了答案要怎么办,也幸好秦朗听不见无法回答。

项允超没有再去找秦朗,他的消息却无孔不入,连方兰生那里也从苏星柏相关到苏星柏相关加秦朗、崔艾伦又怎么怎么样了。这两个名字像是被绑在了一起般出现在他眼前、耳中,让他就算解开领带、衬衫上位置最高的那颗扣子,这股郁结也依旧搪塞在喉尖几欲抓狂。

他无法理解这样的自己,在人前却还需要保持冷静自持的形象。

咽下口中浓烈的酒,也咽下就要从口中失控说出的话语,项允超抬头对着苏星柏勾起一侧唇角,“不,我很好。”

苏星柏皱眉,他跟项允超从他刚到香港起便认识了,不说是最了解他的人,他有点不相信刚刚似乎在思考如此简单的一个问题的项允超,他甚至从他眼中看到了从未见过的一丝茫然,在更深的眼底或许还隐藏住了更多的情绪。

苏星柏只不过是说他最近的状态有些问题而已。如果还是他初识的那个项允超,根本不会像刚才一样陷入到自己的情绪里。他根本就不会有不好的状态。

包间的门被敲响后打开,一排服务生端着菜肴鱼贯而入,在桌上轻放下便安静地退了出去。项允超从头到尾喝酒未抬一眼。

苏星柏酝酿着一句话不知该不该说。

敲门声打断了他,下一秒门就被哐当推开。这种作风,不用想也是方兰生。大喇喇走进来的方兰生挽着秦朗的胳膊,在他们身后,还有一个崔艾伦。苏星柏立马回过头去看项允超。如墨漆黑的眼果然像是燃起了无色的火焰,面上依旧波澜不惊。

被拉着胳膊的秦朗看到项允超的一瞬间就有些后悔答应兰生来了,上次见过面之后项允超没再来找过他,他自然不可能主动去联系项允超。被扯着衣服坐下的秦朗向他望过去,项允超没有看秦朗,方兰生喜欢靠在亲近的人身上他早就深有体会不会去介意,然而从未见过的崔艾伦,对于他来说就像是进入了领地的陌生掠夺者。

崔艾伦刚进了门也不再走动,坐下的位置刚巧在项允超对面。

转动桌上的玻璃圆盘将酒与杯子停在眼前,崔艾伦倒了一杯酒,复又站起来,“久仰项总、苏总的大名,我是崔艾伦。没想到今天跟着兰生来蹭饭吃还能见到两位大人物,我先干为敬。”抬酒杯的方向正对着项允超,仰头喝干一杯酒的崔艾伦还能用眼梢的视线睥睨着坐在对面的人。

项允超拎着手中的酒杯,只是看着崔艾伦不出声。项允超没有说话,苏星柏自然也不好说什么,捏着酒杯本来想喝的手又默默放下。

崔艾伦也不介意,重新倒了一杯酒,倒是笑得更灿烂了:“项总跟苏总随意就好,以后说不定还要仰仗两位,我再干一杯。”项允超依旧没有反应,秦朗却尴尬得不行。崔艾伦再次倒酒时,项允超的视线从他脸上扫过,秦朗就突然想到是不是他看到了那些八卦。

“项…总,Boss,这是我们剧组的崔艾伦,平时对大家都很照顾,兰生经常打闹他也不生气……”秦朗倒了酒站起来,差点叫出了项允超的名字,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他扫过来的眼睛好似隐含了怒意。

也许只是错觉吧,秦朗觉得项允超这个人即使会对他有生理欲望,也不有别的更多的情绪存在。坐在他旁边的方兰生莫名其妙为什么会突然把他拉出来躺着中枪。

秦朗说不下去,拿着手里的酒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项允超放下都被他握得有了温度的酒杯,点头示意两人坐下,按了服务铃,对着进来的服务生指了指桌上的酒瓶,“再拿两瓶来,这儿有位崔先生喜欢。”

服务生惊讶地瞥向门口的这位崔先生,再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项允超,唯唯诺诺地退了出去。


-----------------------------

虽然写的很烂我还是贴上来了/没错就是这么任性,卡得我快哭了QAQ

评论(12)
热度(38)
©空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