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晕浪 第十章 林皓x陈均平

第十章

抱住林皓,陈均平想要安慰他,没关系这三个字却是说不出口。并不是没关系的,现在的他可以谅解,可以释怀,但终究林皓当时的举动做出的决定对他来说都是致命的伤害。年轻时任意较强烈一点的伤痛,都能被带进骨髓里。

林皓却从他怀中退开些望着他笑,即使在昏暗不明的此处仍能看出他的愧疚与苦涩。但是林皓在冲着他笑.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伸出手去按在林皓脸上,陈均平扯低了眉眼,“别笑了,很丑。还有,我原谅你了。”掌心被林皓伸出舌头舔了舔,麻麻痒痒的湿滑触感让他觉得心头一热,尔后被温厚的手握住贴在脸侧,只看得见彼此晶亮的眼,视线纠缠间,陈均平忍不住凑过去轻轻碰触林皓的唇。

被温柔亲吻的人愣住了,握紧了贴在脸上的手,看着眼前陈均平放大的笑脸。回过神来,林皓追过去与他柔软的唇瓣蹭了蹭。

没有带上一丁点的情欲,只是最亲昵、最珍惜的,林皓感受着陈均平的气息。

连他自己都没办法轻易原谅,他的阿平却可以做到。

他的阿平。

这晚他们坐在江畔,抵着膝盖细语到夜晚的凉气闹得他们直打起颤。伸手搓搓陈均平的胳膊,林皓倾上前去又亲了口他的额头,才牵着他开车送他回去。

互诉衷肠之后似乎让人更不舍得离别,与林皓在楼下推拒了到底是林皓看着他上楼还是他看着林皓开车走便花去好长时间。

摁开手机看到时间已经跳到11点20几分了,陈均平哭笑不得,只能拉下脸叫他赶紧回去。他都已经在楼下了还能遇到什么突发事件呢!林皓这才一步三回头上了车,又摇下车窗跟他说再见。

挥别林皓,上了楼的陈均平拧开门开了灯,还是不会动的摆设物件在等着他,心里却不再觉得空荡荡。洗过澡躺在床上,止不住的笑意也充盈着他的脸颊。侧过身头枕在臂弯里,陈均平闭上眼睛,入睡也没弯下嘴角的弧度。

第二天如沐春风去上班的陈均平立马被满满的工作量打败了,方兰生即使中午吃了女神带来的爱心便当也依旧恹恹的。幸好下班时林皓给他展示了放在后座的一堆食材,告诉他自己要大展厨艺了,有没有兴趣去他住的地方瞻观一下品尝一下他的手艺。捕捉到林皓满含期待的小眼神,陈均平点头开了车门坐进去。

林皓的家比陈均平的大了一个规格,比之陈均平只当做是栖身的公寓装修得温馨多了。“有没有家的感觉?”递了拖鞋过来的林皓笑得别有用心。

嘁一声当做是回答,陈均平挽挽袖子打算一起帮忙,被林皓推到厨房门口,“我来全权负责就好,你呢,负责吃就行啦。”

不好意思干等着吃,陈均平几次想加入都被林皓挡住了,只好无奈地靠在门边看着林皓淘好米放入电饭锅插上电,择好菜洗干净又利落地切好了肉类、土豆、甜椒蒜头一类的佐料,听着他讲自己是怎样从油盐不分练就了厨艺自己是多有天赋balabala。

看林皓炒菜时翻锅娴熟的手腕动作,陈均平问了之下才老实交代他从一回国开始就去学了做菜。“我想抓住你的胃啊。”这么说着林皓还可怜兮兮地抛了个媚眼过来。

等饭菜终于上桌,尝了味道的陈均平被满口的美味幸福得眯起眼,“朕龙心大悦,升你为御膳房总管好了。”林皓夹着菜去他碗里,笑着“喳”。

吃完陈均平争取了半天才捞到了洗碗的活儿,等手伸进水里抹上了满手泡沫的时候。身后伸来一双手搂住他的腰。“林皓,别闹,我要洗碗。”

林皓用鼻腔哼出声音拒绝放开,还圈着他摇了摇。被热气喷在脖子上,鼻音振在耳边,让他缩了脖子抖了下。

贴在陈均平肩膀处,扑进来他淡淡的,混杂了洗发水、沐浴露和香水的气息,林皓搂着他直到洗完筷子冲干净水,才传来他埋在肩膀处发出的含糊声音。

“阿平,搬来跟我住好不好?”

叠好一摞干净碗碟,想说林皓终于能放开他了吧的陈均平一下子听到这句话愣了愣。“可以啊。”

“我可以每天做饭给你吃承包你的胃,家里的卫生也……哎?”还打算说出一长串好处的林皓没想到陈均平就这么干脆地答应了。欢呼一声紧了紧搂着的臂弯,林皓高兴地蹭起陈均平的背。陈均平其实也觉得有些羞涩,远不似表面的一片淡然。

只是林皓开兴的反应掩盖过了这一点点情绪,拍拍林皓的手,陈均平开口:“喏,把碗筷放好去。”

虽然答应林皓要搬去跟他住,真正办妥他那套房子的合同事宜整理好了所有行李,已经是一个月后了。因为多数家具电器都是房东的,陈均平的行李也不多,林皓便还是开着他自己那辆车来接他。

把行李箱放进后车厢跟后座,陈均平坐在副驾驶刚系好安全带,林皓一脸神秘说:“你伸出手来。”

习惯了林皓如此的陈均平摊开手心摆在他面前,还很干脆地闭上了眼睛。微凉金属质地的东西被放入手中,这不是钥匙。林皓家是用密码打开的电子门。

睁开眼,躺在手心的是一条串了简洁细圈戒指的项链。

林皓“咳”一声,“这是我以前买来想送出去给你的……现在才让你收下,好像是有点晚了。”陈均平抬眼看他,脖间带着一条链子在衣领里若隐若现,不自然的扭着脸看前方的表情让他觉得可爱。解开扣子挂在脖子后面,陈均平手搭过去碰了碰林皓握住方向盘的臂弯,“我戴好了,走吧。”

到了林皓家又要忙着收拾行李顺便清扫从今天起就是他们的家的地方,累瘫了的两人洗过澡换过衣服后舒展着四肢靠在沙发上,回过头看到彼此一模一样的动作呼吸,不禁相视一笑。

林皓靠过来一条腿跪在沙发上,指腹抚摸过陈均平的额角,耳鬓。

手指包住他的耳朵滑进头发里,林皓低头去吻陈均平。


评论
热度(12)
©空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