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晕浪 第十一章、第十二章 林皓x陈均平

第十一章

搬到林皓家的第一天,收拾打扫过后的两人只是在沙发上享受着温存的时光。等晚上睡觉时,林皓和陈均平躺在床上枕着并排的两个枕头,盖着同一床被子,双双都有些尴尬。上一次同床的经历是还有个方兰生在的帐篷里,这次不仅是只有他们两人,还有床头昏黄的灯投影下来的暧昧。

最后还是林皓关掉床头灯的开关,往下滑进被窝里,无声躺了好一会,还是忍不住在被子下面摸索着牵住了陈均平的手。

陈均平也还没有睡着,闭着的眼睛睁开又合上,反复在这片漆黑里。

“阿平……”

“恩?”

林皓喊了一声阿平又沉默下来,指腹摩挲着握在手里的手背。陈均平被这温柔的抚触碰的起了微微的痒意,一直蔓延到心里,他发现林皓很喜欢这样牵着他,像是无意识的行为,并不会让他觉得不舒服,相反还有些带着羞怯的安全感。

“我……”林皓想告诉陈均平他此刻的感受,像飘在梦里踩在云端上一样,阿平就躺在他的身侧,他的手还能被牵在他的掌心。听到他说话的声音,陈均平甚至侧了侧身脸朝过来,一双眼在黑暗里专注地凝视他。太过满足、幸福的情绪充沛着林皓的心,又找不到最确切的形容词来传达给陈均平。

像虫宝宝一样往前蹭了蹭,陈均平靠过去林皓身侧,到了额头都快抵住额头的微小距离了才停下。他也摩挲起与林皓交握的手,微笑着闭上眼睛。

“林皓,睡吧。”

被装在心底太久太久的人近在咫尺的气息萦绕着,林皓终于安心闭目入眠。

第二天闹钟准时响起,睡得迷糊间陈均平还是习惯性地在床上找着设了闹钟的手机,探往好几个方向都没找到本该好好待在床沿的手机,温热的触觉包住他胡乱摸索的手那一瞬间,闹钟也停了。

陈均平艰难地睁开眼,林皓笑的灿烂的脸孔挤满了他的视线,用力眨了眨眼让自己清醒过来,再看才发现他已经洗漱好穿戴整齐了。“早,阿平。”

说罢还要凑过来亲他的脸颊,被陈均平按住推开。林皓心塞了,一脸伤心地看着陈均平坐起来伸了个懒腰。陈均平瞅了眼林皓,别扭地看向别处,“我还没洗漱呢。”

收到解释的林皓立马又开心起来,扑过来揉了揉陈均平睡得像个鸡窝的头发。如果林皓有尾巴,估计这会是在卖力以快要挥段的节奏摇晃着,虽然林浩没有,但陈均平依旧错觉像是看到了林皓的幻肢。

掀开被子挣脱大型犬林皓,陈均平进了卧室的卫生间洗漱好出来,床上的被子已经被叠的整整齐齐,坐在床尾看手机的人一看到他出来就过来拉着陈均平的手肘把他按坐在餐桌前,桌上散发着清淡香甜气味的米粥跟色泽金黄被淋了甜酱油的煎蛋诱惑着他。

陈均平早上起来大多没有食欲,今天肚子却觉得空荡荡地示意主人它饿了。手里被塞了一双筷子,林皓坐到对面,一脸笑意:“御膳房主管自然不能失职,快吃吧,吃完我还要转职当你的司机送你上班。”

吃过早饭被送到公司门口,陈均平笑着刚挥别了林皓,方兰生就拽着背包出现在面前。故作夸张地蹲下捂住眼睛,哀嚎道:“天呐,眼睛好疼。”

陈均平翻翻白眼,抬腿踢了踢方兰生的鞋。立马招来方兰生更大声的嚎叫:“啊啊啊,这是我的新鞋!你个呆瓜,本来就是你的笑容上升了不知道多少个level还不让我说!”

虽然心疼着新鞋,方兰生还是高兴的。他跟陈均平是同一批进公司的,好歹也是三四年的战友了,方兰生早就把他当做是朋友了,如今陈均平显得越来越有生气了,他自然是开心得不得了。

“呆瓜?你哪学来的口语啊?”陈均平哭笑不得,要说呆瓜的话,方兰生才比较符合吧。

哪知方兰生骄傲地一甩头,鼻子朝上扬了扬,“跟我女神学的啊,她老是用这个形容词来说我,我怀疑这是她的口头禅说太习惯了改不过来。”

陈均平默默按了电梯,看来方兰生的情路还有些坎坷。

也不知道是不是陈均平的错觉,方兰生今天前所未有地话唠,上扬着语调吐出每一个词每一个字都带着卷舌的音轰炸着他,等他坐上林皓的车听着林皓温和沉稳的声音时,他不自觉地按了按额头像是终于解脱般。

林皓注意到他的动作,关切地问:“怎么了,今天很忙吗?那我们吃完早点回家吧。”

听到回家这个词语,陈均平心里暖暖的,“不是,是兰生,他简直太过话唠了,我今天一整天都听着他的声音在我耳边嗡嗡嗡的。”

林皓扑地笑出来,“兰生性子热闹,还挺好玩的。”

陈均平也跟着笑起来,跟林皓讲起了方兰生这个人。说起方兰生的事情简直能说个三天三夜,陈均平便当做是闲聊,林皓吃着饭的时候、开车到家的时候,关于方兰生的祖宗十八代都要被他知道的一清二楚了关于他的糗事趣事还是不停从陈均平口中冒出。

“兰生今天叫我呆瓜,听说是跟他女神学的口头禅,我在想会不会是襄铃觉得他太笨了只这么叫他。”换好鞋的陈均平要进客厅时被林皓扯住,抱着他的肩膀和腰堵在了他开阖着喋喋不休的唇上。

就算是很高兴陈均平愿意敞开心扉跟他畅聊身边的人事物,但是一直挂着微笑听着的林皓还是决定在进家门那一刻,以这种脑内了很久的方式封住陈均平说话的嘴。陈均平惊得圆了眼睛,被林皓一边咬着唇上的红艳软肉一边轻压在墙上。

林皓退开一些看着被吞食了语言能力的陈均平,满意地凑过去啄吻他的唇。陈均平张了张干燥的唇,轻微动作都是在林皓眼底发生的,让林皓受蛊惑地伸出舌头,以舌尖轻画他颜色更深一些的内唇线条。

唇肉上泛起酥麻的痒意,让陈均平情不自禁地抖了抖。


第十二章

陈均平被圈在身侧的手动了动,环上林皓的指尖都带上了轻微的颤抖。

林皓试探性的举动得到了回应,便一步一步得寸进尺地入侵到他的口中。

情侣、爱人其实算是世界上陪伴在身边最亲密的关系吧,连亲人朋友都不会如此热切地将舌尖纠缠在一起,连他口腔内的津液都要分享都觉得甜蜜。每一片最私密隐匿的软肉互相摩擦触碰间带着的是无限让人头晕目眩的甜。

林皓与陈均平像是两个分离太久才重聚的恋人,一亲吻便要把过去七八年空白的时光补回来,直到缺氧,他们才分开些许,急促呼吸着弥漫在两人鼻尖的空气。

不知道是谁先轻笑,又或是一同勾起唇角,脸贴着脸林皓能看到陈均平鼻梁上歪掉的眼镜下面,两侧眼镜架留下的浅淡印痕,甚至心脏跳动的声音轻笑时胸腔的震动,不用太仔细就能感受到。

又不知道是谁先重新吻下来,林皓与陈均平一路缠绵到卧室,一同倒在床上他们一起挑选的床单里。

林皓撑起来拿掉陈均平的眼镜抬手放到床头柜上,用视线代替亲吻,描绘过陈均平细致的眉眼,高挺的鼻梁,紧张得微微抿起的唇,鼻翼两侧几不可见的笑纹,将他与记忆中的那个少年一一作着对比,重新拼凑了心中陈均平的模样。

陈均平被如此仔细的观察,也学着他扫过林皓的粗眉,即使有些近视,这么近距离下还是能看清林皓脸上的每一个五官的轮廓。还没看到唇就先被对方额头抵额头,鼻尖对鼻尖地伸了舌头进来。

终于舍得放开潮红了一张脸地陈均平,林皓又再在脸侧印了一串吻到开着一粒纽扣的衬衫领口下的锁骨。抬起头,林皓沙哑着声音问:“阿平,可以吗?”

陈均平没有作答,只是抬起手抚摸林皓的脸颊,脑海里浮现过跟他打闹着走在街边的景象,又回到当下跟他如此贴近喘着气问他可以吗的林皓,深深凝望他的眼。

像是收到了默许,林皓跪起身,手伸到陈均平身上的白衬衫前,解着小小圆圆的透明纽扣。

手垂下搭在林皓大腿上,陈均平眼皮底下是林皓解着他衬衫的修长手指,正紧张无措地打着轻颤,与一颗小小的扣子奋战。

无声地笑开,陈均平任由林皓脱去他身上的每一件衣物后,换他帮林皓。不着寸缕的两人唯有脖子上带的戒指没有取下来。

陈均平平躺在床里,林皓俯身用唇虔诚地碰了碰胸前的那枚戒指。

一路温柔蔓延到身下,亲昵地吮过,林皓最大努力地让他们两人的第一次只有愉悦这一种情绪可供回忆。

温热的肌肤贴着同样温热的肌肤,身体极尽密切地贴合接触着,林皓进入时酸胀席卷着陈均平的所有感官。另一个人的一部分慢慢破开他的身体内部,陈均平的眼泪溢出来却不是因为疼痛,一一被林皓火热的唇舌舔去。

“阿平…阿平,我爱你。”

陈均平的手反揪住身下的床单,被林皓握住十指相扣,他也只能用尽力气与那双手骨头与骨头缴得死紧。

耳畔传来的声音遥远得像是在天边,悉数被空气传送进他的耳蜗,他喘着呻吟着,挣扎着从喉间挤出一句破碎的语言。

“啊…林……林皓,我…我也爱你。”

恋人之间,最动人的话在床笫更催情。

待一切停歇,林皓趴着侧躺的陈均平的肩,低头嗅着他身上跟自己一样的沐浴露的味道,柔声开口:“阿平。”

懒洋洋不想动的陈均平用鼻音嗯一声,示意他还听着没有睡着。

“等圣诞节的时候,我们去看望我妈吧。”林皓说着,忍不住欢喜地在他的蝴蝶骨处吻着。

陈均平回过头目光灼灼地看着林皓,“没关系吗?”

“阿姨……能接受我们在一起吗?”

林皓绕过陈均平的胳膊握住他的手,摩挲着回答:“恩,没关系的,她还记得你。”

翻身仰躺,陈均平将林皓逗留的手指包在掌心。

“我回来之前,告诉了她我们的事情。这些年在那边,她认识了一位奔放又得体的绅士,想法一日千里地变幻着,我差点都不认识这样的她了。”

“所以,没关系,我们去看她,她会很高兴的。”

点点头,发丝随着动作蹭着枕巾。陈均平困倦地闭上眼,在林皓压低了声音的叙述中入眠。

评论(2)
热度(22)
©空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