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晕浪 十三章-END

第十三章

陈均平在两人重逢之初负责的case已经开始施工了,这部分的工作并不需要他去监督,陆森说要给他加的工资也只是让现在的他觉得是锦上添花而已。向陆森提出要休假一段时间的时候收获了他一枚诧异的眼神,尔后陆森爽快点头,告诉陈均平多亏他以前这么卖力地工作,酌情下才同意他要求的长期休假。

长假的第一天,陈均平领着林皓去见了他的妈妈。自他工作后,陈伯母自发加入了S市的志愿者机构,虽谈不上救死扶伤,但是能够帮助到S市内需要帮助的儿童、残障人士,亦或其他需要帮助的人,让她好像沐浴在了静止的时光中,50几的人显得年轻、祥和。

陈均平现在要去的地方便是S市市郊的一个养老院,林皓忐忑地问他应该带上什么见面礼给伯母。

陈均平摇摇头,现在对于他妈妈来说最好的礼物就是给志愿者协会献爱心了,林皓听了回忆起高中时唯一一次去陈均平家里吃家常饭的那次见面,开朗亲切的伯母让他对阿平羡慕不已,再听说伯母年轻时就一个人拉扯他长大成人,更是佩服伯母的坚毅。现在听说伯母每天乐于其中的当一位志愿者,也不觉得违和。

在养老院找到陈妈妈的时候,她正推着年迈的老人在院子里的草地上晒太阳,专心致志听着老人絮叨过往,并没有发现陈均平跟林皓的到来。他们便站在旁边等着,直到老人家喊了热陈妈妈推着轮椅返回的时候,才与他们打了照面。陈妈妈朝他们笑笑,说先把老人带回房间再出来找他们。

林皓看着她进了楼房,紧张地扯了扯陈均平的袖子,被陈均平拽回来后无措地对着他的手臂挠了挠。

陈妈妈再出来时,林皓赶紧点头笑成谄媚的包子脸,逗得陈妈妈跟陈均平直偷乐。散步在草坪上,陈均平开口介绍林皓时就是“这是我男朋友”这一句,林皓吓了一跳,陈妈妈却依旧笑着,说她还记得高中时有来过家里,还吃过她一顿家常菜。林皓腼腆地点头,哪知陈妈妈接着说,“哎,那时候你出国去了,阿平伤心得整天吃不下饭,人都瘦了不知道多少。以后你们两可要好好的,不要让我这把年纪了还要操心。”

林皓听了愧疚不已,陈均平则羞于妈妈这样揭露他。陈妈妈又转移话题说你们来得正好,志愿者协会里男丁稀缺,之前想要整顿老人们的房间布局的想法因为人手不足一直搁置了,让他们两再招呼一些朋友来帮忙。

项允超、Bosco、Ray来了之后听说是要做苦力活想拖着林皓去角落里揍一顿,在陈妈妈慈祥的目光下只好作罢,项总直接掏出电话叫了人过来花了一个下午做好一切,临走除了给志愿者协会基金做了贡献外还给了林皓一个走着瞧的眼神。林皓接收到了,挥手作别说他还要跟阿平留下来再陪陪陈妈妈。

第二天陈均平很冷静地过了安检搭了飞机,直到临落地的时候才紧张得抓住林皓的胳膊,后悔昨天不应该在心里嘲笑他的反应。

林妈妈跟Uncle的探戈舞蹈课跟他们抵达的时间稍微有点冲突,如今率性的林妈妈在电话里叫他们在机场等着,他们下课了再来接机。林皓牵着他坐在机场的咖啡厅,握着两杯热咖啡回来时,陈均平不知道是冷的还是紧张的抖了抖,整张脸埋在脖子上的厚围巾里呆呆地盯桌子上的桌号牌。

在小圆桌的另一边坐下,林皓递过去咖啡让他暖暖手,陈均平依言行事。

叹了口气,“阿平,你闭上眼睛。”陈均平不解,林皓却不说只是让他把眼睛闭上他没说好了就不能睁开。

“好了,你睁开眼。”

抬起一只眼的眼皮,对面的林皓贴了两片粗海苔在眉毛上,表情怪异地逗着陈均平。幸好他的嘴里还没喝进去咖啡。陈均平“噗”地笑出声,“好傻啊。”

紧绷的情绪舒缓了不少,陈均平握着手里的热咖啡,低头喝进去一口。林皓揭下两片海苔放在桌上,微笑着去拿热饮。“我没有说过,让我回国去,其实是我妈提出来的。”

林皓转了转装着饮料的纸杯,“从过往里走出来虽然花了不少时间,但还是她第一个发现我的异常。我忍不住告诉了她我的想法。”

“一开始她的确没办法接受,却也没说什么。没想到过了两年,我跟她坐在桌边吃着晚餐,她突然跟我说回国去吧。”

陈均平捧着咖啡杯,捏着凹凸的杯底边缘。

“所以,不要紧张啦。我这么胆小还要别人提醒我要赶紧去追逐你,她见到你一定比对着我和蔼。”

林妈妈出现的时候穿了一袭鲜艳的红色呢大衣,看起来仍旧如陈均平记忆中一般优雅,身边是一位保持着良好身材的高大男士。见面之后林妈妈靠过来抱了抱僵直的陈均平,被揽入怀里的人吓了一跳。

又抱了抱林皓,林妈妈才对他们露出笑容。指了指身边的男人,“均平,这是Albert。”Albert向叫他uncle的林皓点点头,与陈均平握手,用别扭地中文

打招呼:“你好,我是Albert,我今年已经53了,你也可以像林皓一样叫我uncle。”

这几天这个国家的大街小巷热闹的氛围像极了春节,陈均平和林皓到的第三天就是平安夜,当晚完全按照Albert的方式庆祝了这个节日。

晚餐后休息够了的两人互相喂对方围上围巾,出门散步在悬挂了节日彩灯的街道。陈均平呵出白色的雾气,“阿姨跟uncle,彼此为对方学习适应着有差异的文化,挺令人羡慕的。”

林皓用带了厚厚手套的掌心去摸陈均平的头顶,“我们也是不同的个体啊。”

陈均平拂开他乱揉的手,鼻尖滴落从天空上飘落的雪花,“是啊,你在这待了这么久,跟我的差异也大着呢。”

林皓突然蹲下来做了一个雪球,扔到陈均平背上,啪一声雪球撞在羽绒服上散开,“那不行,我们要求同存异。”

突然被砸中,尽管不痛也还是让陈均平吓了一跳,立马团了一个特大号的雪球,追着林皓:“你别跑!”




第十四章

玩闹到最后两人衣服头发湿湿地回了林妈妈家里,洗完澡后团在林皓房间里的柔软床铺里。

暖气烘得两人舒服得眯眼,林皓靠过来将一动不动的陈均平包在怀抱里,又突然想到了什么,起身去书柜边拿出一个铁盒又回到被窝里。

陈均平在他起身的时候就睁开眼,看他拿着东西回来,便蹭着上半身半靠在床头。

扣住铁盖的边缘,林皓用了点力气才能打开这个盒子。陈均平头侧过去凑在林皓的肩膀处去瞅盒子里的东西。

素色的铁盒已经泛着旧,盒子里面静静躺着一叠相片,陈均平从前送给林皓的火影忍者手办,还有他动手做来参赛的建筑模型。

被林皓转过头用唇轻碰了下额头,陈均平还呆呆地看着盒子里的东西。

那叠相片最上面的那一张,是他参加迎新晚会的时候,舞台上唯一的灯光打在他身上,稚嫩的他坐在一把高脚椅上抚着吉他。

那个火影忍者的手办,是他收了林皓送他的作为生日礼物的一块手表,觉得不好意思便攒零用钱买了好的油泥动手做了这组卡卡西、鸣人、佐助、小樱的手办,回送给了这位没有看过什么动漫没有童年的无趣大少爷。

那个建筑模型,是他拿着去看展览时被发到手里的传单看了好久,被突然过来的林皓发现了鼓励他去参加,不仅是收到了太多来自林皓的鼓励,还有林皓指指点点的伪意见;当时他给了林皓好多白眼说他又不懂这些还要添乱,但是真真得了设计奖的时候他高兴得扑在林皓身上抱住林皓告诉林皓他真的很感谢他。

林皓从小便被医学世家的背景熏陶着,陈均平认识他后带着他去做了看漫画打电动玩网游等等被称为不学无术的事情,那时候他常说林皓应该感谢他带他开拓了这个世界的乐趣;再后来想起来,林皓鼓励他参加比赛并且一直陪在被创作模型的压力搅得烦躁无比的陈均平身边,那次的比赛、得到的奖项让他对设计迈出了第一步,不再只是他一个兴趣他的一个秘密。他想过很多次,如果没有林皓没有比赛,他就可能会选一个普普通通的商学专业,成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公司业务员或者别的,不会为了他的工作有成就感,不会觉得他的工作内容让他充足开心。

林皓拿起那叠相片,在陈均平跟他中间翻看起来,最上面的照片都是那次的舞台照,“这是我花钱跟学校BBS上晒照片的学姐买了底片洗出来的。”陈均平才注意到这叠照片被拿起后,还剩了被薄薄的塑料袋装着的黑褐色底片在原地。

陈均平扯出一个笑,眼眶里聚集起了雾气。“你是变态吗?”

“是啊,你现在才知道太迟了。”林皓说着把最上面的相片一张张收到最底下,继续往下是一些他个人的照片,明显没在看镜头的高一时的他,偶尔穿着浅黄色的圆领T恤,偶尔穿着丑丑的宽大的校服外套,还有埋在展品前认真观察的他。再往后,开始出现了他跟林皓的合照,有社团活动时的双人合照,也有一大群人里他跟林皓勾肩搭背的相片。

看完所有照片,陈均平拿了手办在手里,指腹触摸在已经有些褪色的手办头发上。林皓笑着拿回来装在盒子里,盖上铁盖:“已经掉色了不给你玩啦,这是你送我的,就是我的了。”

陈均平佯装去拿手办,被放了铁盒在床头柜的林皓捉着手腕圈在怀里,尽管两人差不多的身高这个姿势用这个形容词看起来好像不太对。

“早点睡,我明天带你出去。”

陈均平被林皓困住了只好睡觉,之后的日子他们去了好多当地的景点。这一天林皓带陈均平搭了没多少人乘坐的公交,去了一个挺远挺偏僻的地方。

这里人烟稀少,笔直的树排在小道两边,满地的落叶似乎从未被清扫过,空气凌冽清新。

林皓一手揣在大衣兜里,一手牵着陈均平。陈均平在这个国度里已经习惯了大街小巷都不用刻意回避他人的眼光,一直跟他手握着手了。

路蔓延去的方向,一栋高耸的尖顶塔楼出现在眼前。繁复华丽的大门开着,只有一条通道通往建筑里面。还没走到门前,陈均平就看到通道两边排满的桌子,坐在那里的人并不在少数。

弥撒礼拜已经结束,已经有人开始往外面走了,林皓却牵着他坐进里面,一直等到围在神父面前的人走得差不多了,才拉陈均平起来到前面去。

“神父,可以请你为我们作见证吗?”林皓虔诚地向神父祈求。

陈均平惊住了,扯了扯林皓拉住他的手。

神父用祥和的眼神看过林皓、陈均平和他们牵住的手。“当然可以,我很荣幸。”

“谢谢神父。”林皓露出笑容,转身面对陈均平,面带肃然缓缓单膝跪下,掏出被他装在衣兜里摩擦了一路的丝绒盒。

打开盒盖,里面装着的依旧是样式简单的戒指。陈均平突然觉得胸口带着的项链坠子灼烫着他的心。

“阿平,我想余生都跟你在一起不再分开,无论争吵、病痛、困境,我们都要一起面对。这枚戒指是我的一个承诺,如果你愿意接受它,那我就是你的了,不能反悔。”

不伦不类的誓词依然能另陈均平动容,学着林皓的姿势,陈均平单膝着地,“好,余生不再分开。”

林皓觉得此刻他的表情一定是他看起来最幸福的之一,拿起属于他的那枚递给陈均平,他伸出右手给陈均平。

简简单单一个金属圈制品套进指尖,一寸一寸落在指跟,戴在了林皓的无名指上。

手握成拳,林皓看着带了戒指的手,用它取出另外一只戒指。

陈均平把右手伸在林皓面前,被他用左手托住,戒指被戴在无名指上。

也许是这一瞬间太过美满,令神父心生柔软,便用最富感性的声音宣布礼成。

重新搭公交车回去的时候,陈均平右手搁在窗边撑着额头看窗外,笔直的路仿佛永远没有尽头,大片景色从他眼里往后退去,身边林皓的肩膀与他贴着温暖,他的耳边也似乎响起了最温馨的旋律。

 



第十五章=番外

陈均平与林皓是在秋天的尾巴快要被四季拖走的时候在一起的,在最寒冷的冬天里他们窝在同一个被窝里取暖,又牵着手步过了两个春夏秋冬。第四年春末,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千个日子。

当然,这是林皓告诉陈均平的。

陈均平侧躺在沙发上翻着杂志听到坐在他脚边的林皓突然冒出来这一句,用脚尖拍了拍他的大腿:“你怎么还记得这个,跟女生一样。”

林皓抓住陈均平的脚腕不让他动,另一只手扬扬手机,“我有软件我自豪。阿平,我们去千日游吧。”

陈均平转了转身体头靠在扶手上看林皓一脸认真地提议,“陆森又要白眼我了……”

是的,又。自从跟林皓在一起后,陈均平加班狂的称号早就被扔到不知道哪儿去了,从未休过非公司放的假期的他,这几年像是要把过去用来工作的所有时光都不回来一样。原本听到他提出休假一脸欣慰的陆经理已经演变成一听到陈均平开口说“我想休假”就白眼一翻了。

林皓爬过来下巴抵在陈均平肚子上,“阿平,去吧,我连要去哪里去干嘛都已经想好了,就差你一个点头了。”

林皓每吐出一个字下巴就戳在他独自上一次,闹得陈均平难受极了,“你起来,很不舒服啊…”

林皓的下巴还是戳在那里摇了摇头,“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了。”

“行行行,我问问看陆森肯不肯给我休假吧。”

陈均平哭笑不得,只能应下来。对着陆森面无表情的看他写的休假条的那张脸,他为自己的工作前途默哀。

陆森转着手中的钢笔,“说吧,林皓这次又是用什么理由拐你去旅游。”

陈均平尴尬地笑了笑:“在一起千日……”

叹了一口气,陆森在纸上签上他的名字递给陈均平,“玩得开心!”几个字几乎是咬着牙根说出来的。

接过请假条的陈均平不好意思再多呆,赶紧说他要开始交接工作了便退出了办公室。方兰生一听说陈均平又要去旅游瞪大了眼,“不是吧!我的工作量又要增加了!!天理何在!!!我不管!!!!你必须给我带双份手信!!!!!不然咱两没完!!!!!!”

咆哮体都出来了,陈均平把方兰生发来的消息分享给林皓看,对方回了个嘚瑟的表情,附带一句“我给他带三份!”

出发前一天,林皓殷勤地收拾了两个人的行李,陈均平是一直到拿到机票,才知道林皓这回要带他去的是热带国家。

国内还是春末,热带国家却已经如夏天只用穿短袖短裤,抵达那天晚上他们两穿着草编的夹脚鞋穿梭在异国度假胜地的美食小摊里,吃饱喝足就回去洗洗睡了。

第二天林皓兴致勃勃地把陈均平挖起身,去参观了极具当地特色的建筑,还想再睡回笼觉的陈均平一看这些就来了精神,仔仔细细打量把跟在身边的林皓抛在脑后。等逛完附近的名胜景点,已经快傍晚,又吃了一些还没有尝过的小吃,林皓跟陈均平坐在用民族风的棉麻布装饰的敞篷人力车去了海边。

夕阳照耀下清澈碧绿的水染上红色,陈均平站在浅滩处,脚底下全是大小形状不一的石头,手伸进去摸那些石头,才发现因为水太过清澈了让他错觉这些石头靠水平面很近。

一直在不远处跟人交谈着的林皓走过来,跟他一起去摸水里的石头。

刚刚与他交谈的人离开没一会又回来,高声呼喊他们。陈均平疑惑地看向林皓,对方神神秘秘地比了个“嘘”,“跟着来就对了。”

皮肤黝黑健康、笑容灿烂纯粹的当地人见他们牵着手过来,一路用肢体语言为他们带路。

当一艘游艇出现在陈均平眼前的时候,他惊喜得喊出声。

“林皓!”

陈均平的反应让林皓非常受用,弯腰做了个邀请人跳舞的姿势,“请问我有这个荣幸与你出海共游吗?”

陈均平拍掉他的手,却在林皓收回去的时候与他掌心贴掌心握在一起。

与林皓撑在甲板上的栏杆眺望远处,任海平面吹起的风翻飞发梢,白昼的炎热被带着凉意的风驱走,余晖照在船下一片波光粼粼。

林皓没有跟船主说要去哪里,只是想漫无目的地游荡在海面,船体漂浮在海面带来的轻轻晃动震不开两人拖在一起的手,一张从高中时就记在心里永远不会褪色的脸孔陪伴在身侧,从最后一丝阳光消失在天地间再到月亮星辰出来点缀天空,陈均平跟林皓半边身靠在一起享受这恬静里的空旷。

小小的船舱,小小的甲板,形成一方世界,掌舵的当地人在船的另一边,不出声不去打扰,只握着相机拍下这片夜色中的剪影。

海面透着月光,林皓抬头,一片远离闹市的世外才有的漫天星河映入眼帘。抬手拥住陈均平的肩膀,还未太舍得泊岸,就让他不断幻想这是浮床。无论前路还是否会有风暴暗涌,只要在一起,便是迎着雨势也要共他尽情向往世上最美丽的景致。


END


评论(4)
热度(13)
©空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