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深不见底10 (项允超x秦朗)

修改了9的一句话消灭bug~


10

载着秦朗在高速上绕了两圈,项允超还是带着他回了下榻的酒店。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氛围压抑到了极点,让他忍不住一进房就把跟在后面的人压在门板上。呼吸声缠在一起,秦朗以为项允超会像之前岛上那次一样,却没想到他只是压着他把他困在门边,再没有下一步动作。

他们之间每次见面除了身体的交流外,就再也没有过别的了解。项允超像是抓住了秦朗,除了做之外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让他颓然松开手,转身坐在了房间里的书桌前。

烦躁地捋了捋头发,项总从未在人前露出如此烦躁地模样。秦朗还静止在门边没有动作分毫,垂下去的脸被刘海遮住看不清表情,也看不到项允超的毫无掩饰。

在饭店的时候他因为担心出了包间,刚好看到崔艾伦在拐角处的背影,想也没多想他追了上去。项允超的话他自然听到了,崔艾伦的却因为音量比项允超的小得多并未听清。但是够了,项允超知道这段时间传的沸沸扬扬的CP热潮,所以才对崔艾伦如此有敌意。

抬头看坐在椅子上点燃了一支烟的项允超,秦朗朝他走过去。他可不可以认为项允超对他是有占有欲的?光是这样一个认知,就已经让他心脏紧张得发颤。他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萌生出来对这个人的感情,通通埋到了心底里最暗无天日的角落,生怕这份脱轨的思绪被任何人发现,尤其是眼前这个人,如果他知道了是不是就会切断这份隐蔽的唯一让秦朗可以触碰到他的关系。

越是压抑越是难耐,秦朗拼命克制甚至想要毁去这心生的魔鬼,却还是渴望着每一分每一秒与项允超相处的时刻。不是只有恋人才会有如此亲密的身体接触吗,他跟项允超分享过每一寸肌肤的温度、每一滴不同出处的体液。

他没有勇气去撕毁这假象,连身陷囹圄也甘之如饴。

所以,即使只是这样一个小小的认知就已经够他紧张兴奋得心脏发颤。

秦朗终于走到坐在椅子里的人面前,他大着胆坐到他的腿上。项允超拿烟的手抖了抖,僵硬地被第一次主动亲吻的秦朗低下头来含住了他的上唇。

撒气般轻轻咬了咬红润的上唇肉,皓齿下开始泛白的唇肉在被放开后迅速恢复了原来的颜色。

秦朗抬手握住项允超被西装服帖包裹的精瘦腰身,放肆地伸出舌头去侵略项总的口腔。

不管是不是如秦朗所想,被锁在深不见底处的魔鬼一旦他动摇便被释放出来,再也回不去。其实并不是不可负上一切的,秦朗放任他自己吻得火热决绝,期盼项允超再多给他一点回应。

被柔软的舌头主动撩拨的感觉对项允超而言实在太过有冲击,反被动为主动扶上秦朗后脑勺,就算吻到断气,也要憋住不给他逃脱的机会。

如果这个人真的要离开,他就用尽一切手段来留住他吧。项允超阴暗地想着。

这一天的秦朗异常主动热情,他不知道项允超对他的占有欲出自何处,他想至少是这具身体,他双手紧紧按住项允超的背脊将他贴近,面红耳赤配合着他的每一个节奏动作,在他身上也啃咬着留下痕迹。

秦朗再次出现在片场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当然不代表他是跟项允超厮混了三天,只是也超过了他的负荷所以项允超才让Red帮他请了假。

他坐着保姆车来片场的时候刷着微博心却已经飘到方兰生身上,不知道兰生对于他跟项允超的关系是什么看法。下车之后正在休息的方兰生立马发现了秦朗,走路还有点飘忽的秦朗也是第一时间跟方兰生对视,被他摸摸鼻子尴尬地移开脑袋。

回身关好车门,秦朗走到桌边放下背在肩上的双肩包,看了眼低下头玩着手机的人,发现对方滑动手机屏幕的手速异常快,不禁怀疑他真的有看进去一点内容。

过去跟导演打了招呼,秦朗才去领了戏服在搭的棚子里换上,再出来时坐在方兰生对面喝了口助理泡好的提神茶,兰生还是低着头想钻进手机里去。

等场记过来跟两位说准备拍今天的戏时,方兰生才偷瞄了认真喝茶的秦朗一眼。这两天导演把一些没有陵越的戏份都挪出来先拍了,这就意味着他跟秦朗的对手戏也会多起来。而今天要拍的恰好是方兰生给陵越和屠苏送行,屠苏却不在,只有他对着陵越又是拍胸脯又是搂搂抱抱的。

“卡,兰生太僵硬了,这是你哥不是你仇人。”导演不满地第三次喊停。

这场戏并不难还被方兰生搅得重来了三次,也不怪导演口气不怎么好了。崔艾伦穿着一身黑红戏服偏偏露了条胳膊出来,现在正抱着这条胳膊搓着站在旁边看好戏,方兰生一看过来便投去一个幸灾乐祸的表情,把方兰生气的牙痒痒。

导演挥挥手,“算了算了,屠苏过来跟陵越先拍。”崔艾伦点点头过去,跟方兰生错身而过的时候还用屁股撞了撞方兰生,回头一瞪的方兰生错过了林萧憋不住的笑,于是又被撞了一次。

这场戏是圣姑风晴雪执意要追随天墉城师兄弟去蓬莱寻找线索,却突然发现有幽都的人前来抓她回去,无奈之下陵越跟屠苏只好跟幽都的人对上护着风晴雪离开,也只能带着她一起上路,却没想到小姑娘襄铃跟方兰生狼狈为奸一直跟在身后。

没有方兰生跟秦朗的直接对戏,这一天的戏自然也就顺利拍完了。林萧提议一起去吃火锅,大冬天里她跟萧晗还要穿得一身飘逸已经让她们两彻底沦为火锅爱好者了,即使现在天气已经暖和了一些,萧晗还是第一个附和这个提议。

秦朗点点头,崔艾伦也应承下来顺手勾住了拿着包包就想偷溜的方兰生。吃火锅的时候方兰生刚好就坐在秦朗旁边,根本放不开手脚开涮。

好不容易吃完又被崔艾伦拖着进了秦朗房间美其名曰好兄弟一起做运动,跟林萧、萧晗挥挥手说再见。一关房门,崔艾伦自来熟地抱了吃的哪还有一点要做运动的架势。

抬抬头,崔艾伦面对方兰生,用拿着薯片的手指了指秦朗:“有什么问题赶紧解决,亲兄弟也要明算账的。”

方兰生翻翻白眼,这句话是这么用的嘛!他只是莫名觉得有点尴尬,他居然误会过秦朗是跟苏星柏的,让他觉得自己好蠢没脸面对秦朗而已。

这个要怎么解决?觉得丢脸的是他方兰生啊喂……

秦朗握着手机假意刷微博,被方兰生慢腾腾坐过来蹭到身边,“嫂子,不对,呸呸呸……”方兰生一开口崔艾伦就笑疯了,也不在意喷出来的薯片碎儿。秦朗手一抖差点没摔了手机,有点想掐住方兰生叫他不要乱讲话。

评论(10)
热度(37)
©空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