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深不见底13 (项允超x秦朗)

文风继续跑偏但我不管啦!今天两个直播只看到腾讯这个而且还只是一半但我依旧猴开心!!!!!!

红线什么的牛奶味什么的!hhhhhh让我去笑一会!

我还能再战五百年!!!

(→_→lof你告诉我这么纯洁的一章哪里不和谐!!!)

 

13

秦朗再出现在荧幕里跟剧组一起参加各式各样的访谈综艺节目的时候,手指上多了一圈戒指。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大家毫无所觉,第二次第三次出现的时候,崔艾伦和林萧意识到了什么,凑在一起用按方兰生的话来说就是一脸猥(喋等)琐的表情对此进行了内部交流,然后齐齐对着方兰生摇头道:“不可说”。

既然被他说成是猥(喋等)琐的表情,那以不告诉兰生他们讨论了什么来小小地报复一下也没什么吧。

这小小的一个装饰物自然躲不过被那些背着大炮的粉丝们拍下了照片,这其中还不缺乏一些手控、锁骨控、幼腿控、脚踝控等等奇怪癖(喋等)好的粉丝,现场的一张张高清无(喋等)码图传到网上,有眼尖的真爱粉集齐了近期所有明确拍到了手部的图片将这个装饰物圈了出来,配以“就算师兄再勤俭节约我也没见过有哪个饰物每一场宣传都出境的,你以为换一下左右手戴我就认不出来了嘛!人不如戒系列呵呵哒~图长,慎点!”文字,这样一条微博被转发到热度上了热门前五,实在是这位妹子总结的图片真的是太长太长一条了。

这条微博评论下各路粉丝发言五花八门,“就算师兄有了真爱师兄依然是我的真爱!”“苏越党心塞了啊啊啊屠苏手中没有同款”“苏越党等等我们兰越党跟你一起上天台啊!”各媒体官微后知后觉地转发了这条微博,把近年秦朗的绯闻又分析了一遍,自然是什么也没分析出来,只能等堵着真人了问他这个戒指是什么含义。

秦朗此刻左手覆上正戴在右手上的戒指转动着,笑得一脸真诚:“我很喜欢这个戒指啊,所以就一直戴着。”翻来覆去都是这样一个回答,崔艾伦林萧等主演也帮腔让记者朋友们不要追着人家的一点小爱好一直问啦,这其中当然包括终于了解了什么的方兰生。

一枚戒指能包含的含义真的太多了,就算没有用什么言语句话去解释也好。方兰生这位旅游狂人拍完人生的第一部剧正跟苏星柏计划着要去哪儿的时候,毫无隐瞒地告诉了苏星柏然后兴奋地提议不如来个double travel,起了念头立马掏出手机来打给表哥询问他的意见。

项允超自从在网上看到过秦朗穿着潮服参加各式活动的图片和各种关于秦朗的实时新闻之后便有了在网上关注秦朗的消息的习惯。电视剧的拍摄结束后并不如他想的那样秦朗跟崔艾伦的见面次数会减少,反而各种现场图里两人的“粉红”多到他心塞,是的在网络的熏陶下项总都学会这些流行用语。虽然后来越来越火的“戴秦朗同款戒指的你出来我们天台见”话题安慰了他,但不够,项总还是感受到了恋爱中的缺乏安全感这种情绪了。当方兰生打电话来问他要不要一起去欧洲旅游的时候,他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挂掉电话方兰生开心得整个人扑到苏星柏身上,“我可以把计划旅程拓展一下啦哈哈哈。”苏星柏牢牢接住方兰生一脸宠溺,其实只要方兰生愿意,他陪着他环球旅游都可以。

秦朗一直到Red陪着他到了机场之后在安检口把护照交到他自己手中,然后告诉他其实这趟行程是她编来骗他的的时候,才惊讶脸看着Red挥手告别他转身往回走去的背影反应不过来。

呆呆地被安(喋等)检员催促着过了关口,秦朗捏着护照上了他搭乘的那辆班机,找到了他的座位。坐在邻座的那个人的侧脸他实在是太熟悉了,即使他穿着简单的浅灰圆领毛衣和挽起裤脚露出一截脚踝的纯黑色休闲裤跟一双牛津鞋,甚至脸上戴着一副墨镜以一种从未见过的洋溢着青春的气息的模样出现在他面前,那张侧脸还是熟悉到他记忆深刻,也让他惊喜到依旧反应不过来。

那人摘下墨镜,弯起了一边唇角露出了类似于猫弧的微笑线条,对着他柔声道:“你来了。”

秦朗已经控制不了口罩下嘴角弯起的弧度了,轻轻“嗯”了一声,顺着他让出来的位置坐进了靠窗的座位里。

刚坐下,前座突然伸出来一个脑袋,“秦朗,你终于来了,Red姐跟我说堵在路上的时候我还怕你赶不上呢,苏星柏还叫我不要担心硬拉着我先上机了。”

苏星柏在旁边扯了扯方兰生,奈何扯不动只好说:“不然让里待在候机室引来粉丝围观吗?辣还没等我们走掉就上焦(喋等)点头条喽。”秦朗虽然看不到他人但是听见了声音,这才知道原来这一趟未知的旅行不止是他跟项允超两个人。闹闹腾腾的方兰生让他低头笑出声,“可是兰生,我刚刚并没有堵车啊。”

“什么!”方兰生喊出声来后意识到他的嗓门有点大,又捂住了戴着口罩的嘴:“Red姐骗了我?不给她带手信了哼!”

秦朗低头笑得肩膀一耸一耸,方兰生不甘心地坐回去,猛地锤了苏星柏的胳膊两下。“喂,没搞错吧,又不系我欺负里。”

等迈上旅游的第一站的时候,方兰生早把这件事抛在脑后,一手拉着苏星柏一手拉着秦朗跳着进了游乐园的大门。项总跟在后面直皱眉,把旅游路线交给方兰生来规划似乎不太靠谱啊。

方兰生才不管自家表哥在游乐园这种地方玩不玩得来,反正他挟持着秦朗还怕运钞表哥不会跟着一起把云霄飞车、自由落体、碰碰车什么的项目都玩个遍嘛!

等方兰生领着其他三个人把几项项目先玩了一遍之后,说是已经把早餐都消化掉了要去补充一下能量,才算是停歇下不间断的刺(喋等)激玩乐。项总白白净净的脸上泛着一点青色,显然吃不消这些游戏项目。跟方兰生疯玩得畅快的秦朗注意到项允超不太自然的脸色,松开跟方兰生牵着的手,等落后一两步的人走过来,关切地靠过去,低声问:“你没事吧。”

项总摇摇头,跟秦朗并肩走着,“没事。”心里却默默为他自己早上没吃多少东西的行为点赞。

“要不待会我们不要玩太这些类型的项目了,兰生有苏星柏跟着也不会有事的。”秦朗鼓鼓脸颊,露出一个酒窝。

项允超点点头,觉得这时候逞强并不是明智的选择。

方兰生跟苏星柏已经到了卖食物的小站,挥挥手让秦朗两人先去找个能坐着吃东西的地方。

秦朗跟项允超找了处小圆桌坐下,隔壁是一对同(喋等)性情侣。黑发棕眸的高大男人跟金发碧眼轮廓深邃的男人坐在一起,两人举着雪白的冰淇淋凑在一起咬着耳朵,只听得见时不时传来的笑声。金发碧眼的男人含了一口冰淇淋突然倾上前去吻住黑发男子,良久才分开伸出红艳的舌尖诱惑地舔了舔唇角。

“你们的hotdog跟ice cream!”方兰生把手里的双份食物递过来给秦朗跟项允超。秦朗接过来,分了一半给项允超。

项允超摇摇头,“不用了,你们吃吧。”

秦朗顺势舔了一口手中的冰淇淋,手还伸在他面前,“真的不吃吗?”

项允超目光闪了闪,握住了递过来的冰淇淋,“那就这个吧,其它的我不要。”

秦朗也不坚持,“兰生,待会我们分开玩吧,你跟boss去玩好了,我的小心脏有点受不了。”

方兰生转转眼珠子,瞥向面无表情舔了一口冰淇淋的表哥,“哦,可以呀。那我跟苏星柏先去找游乐项目排队啦,拜拜~”说完用肩膀推着苏星柏,带着一脸诡异的笑离开。

项允超见两人走远了,用手肘蹭蹭专心解决手中的冰淇淋的秦朗。秦朗疑惑看过去,项允超握着冰淇淋在脸上粘了一下,把脸凑了过来一点点。

睁圆眼睛,秦朗呆呆看着表情一脸别扭又意外地可爱的项总,再次当机反应不过来。

等了一会秦朗没有任何回应,项允超尴尬地直回身子,拿了一张纸巾擦着脸上的冰淇淋。

秦朗突然明白了项允超的举动意味着什么,“轰”脸颊泛红抓着冰淇淋啃着不敢看怎么都掩藏不住表情有点失望的项总。

一个人解决完两根热狗,秦朗带着羞涩的心情领着从未来过游乐园的项总找寻着不太幼稚又不会太刺(喋等)激的游戏项目。

夜幕降临得很快,游乐园亮起星星点点的灯光,装点得像一个童话世界。随处可见拎着篮子派发糖果或是牵着一大串气球穿着布偶装的人,路上的大人小孩都三五成群,带着米奇或是恶魔亦或别的造型的发卡,脸上都带着最诚挚的欢笑。

跟方兰生、苏星柏重新聚集起来的时候,秦朗和项允超被他们起哄着一起上了一个不大的舞台,十对情侣分开在两侧,从垂着无数绸带的巨大蓝色心性盒子里各挑选出一根握在手心。

秦朗隔着人群看向对面含着笑握着绸带注视着他的项允超,他脸上的自信感(喋等)染了不安的他。秦朗让自己忽略掉跳得极其强烈的心跳,回以项允超一个真心的笑容。

盒子被打开之后项允超用了点力气将牵住另一端的人扯过来,秦朗手中的绸带开始绷紧带着他往前几步,项允超笑得更耀眼了,弯腰躲过他人的绸带,一寸寸收着手中的红线朝他而来。

扬扬握在两人手中的同一根绸带,项允超空了的左手贴过来,右手也握住一端绸带靠过来,与秦朗手背挨着手背,开始一圈一圈地缠绕在两人手上,最后才把剩下的那一小段收进掌心。

红色的绸带将秦朗跟项允超的手绑在一起,像专属月老所有的红线被握在了他们的手上,煞是好看。

舞台底下的人群传来鼓掌的声音,还有一声高过一声的“Kiss!Kiss!Kiss!……”

项允超脸贴过来,似乎还伴随着那支冰淇淋的味道,淡淡的牛奶甜味透过舌头上的味觉神经被秦朗所获知。

 

 

--------------------------------------------

本来想双更的太高估自己了噗  其实这章的字数掰开也是我平时的两章啦/揉脸  我先去洗澡再看睡着之前能不能码完14

下章还会有红线哦hhhhhhh    还有什么【可以了……真的是……不要……你想怎么样     hhhhhhhhhhhhhhhhh

窝已经疯了不用理我(๑´ㅂ`๑)

评论(18)
热度(42)
©空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