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深不见底14 (项允超x秦朗)

继续红绳梗

每天都在爆字数呵呵呵我好拼啊

14

不仅是秦朗跟项允超,兰生跟苏星柏也选中了同一条红绳。

带着游乐园给的两盒小礼物离开,心形盒盖上一层透明的塑料膜已经昭示着这玩意是巧克力,方兰生坐在租来的车上拆着宝蓝盒子上的蝴蝶结,嘴里喊着饿。

一个盒子里刚好是三颗,取出里面金色锡纸包裹的圆颗粒递给秦朗还有苏星柏,忽略掉正在开车的表哥,方兰生先一步撕掉包住巧克力的纸,刚要把巧克力往嘴里塞……

“这什么玩意!说好的巧克力呢!”方兰生端着手里差点进嘴巴的东西,欲哭无泪,“歪国人这样真的不会教坏小朋友吗!!!”

苏星柏跟开车的项允超闲聊,心不在焉地拆锡纸,听到方兰生的话三两下扯开,锡纸里静静躺着的是一个…套(๑´ㅂ`๑)套。

“啊,介个啊,窝有见过啊。”

“重点是那么多未成年去的游乐园发这种东西真的好吗……”

项允超跟秦朗无声笑开,不加入就这个问题争辩起来的苏星柏跟方兰生。

等几人去当地的特色餐厅吃过晚餐,又跟着导航开了好久的车才算到了晚上下榻的地方。

这是一片落座在郊区的庄园,背靠着一座也算小有名气的山,庄园的主人自己动手设计了一个个小院落,每一个院落都以不同的主题进行装修,预定的人甚至没办法确切地跟主人了解到底会是哪一个主题。

项允超拉着一个行李箱走在前头,秦朗两手空空跟在后面,方兰生只背了一个旅行包,反倒是苏星柏带了一个大行李箱装了许多方兰生说要带上的物品又预留了放手信的空间。跟庄园主人交涉好,项允超带着秦朗挥别了他们两位跟着庄园的人去暂时属于他跟秦朗的院落。

领路的人将古朴的铜质钥匙交到项允超手中便离开了,项允超立好行李箱开了门,秦朗便拉上行李进门。

在玄关口打量了整个充满田园风的室内,这个主题的院落实在对项允超跟秦朗的胃口。没有充斥着小碎花方格纹,整个一楼都是客厅,半开放地衔接着后花园,质朴如身处在大自然里。

项允超拿着行李上了二楼,秦朗一直跟在他后面开了二楼的三个房间来看。三个房间差不多大小,其中两个都是同楼下一个风格的卧室,还有一个便是大洗浴室,里面还有一个原木制的大浴缸。

让秦朗先去洗个澡去去疲乏,项允超独自一人下了楼煮了白开水。握着雕刻了繁复花纹依旧晶莹剔透的玻璃杯,他边滋润着唇舌喉咙,边走过去后花园边。

秦朗洗好没有在二楼放了行李的房间看到项允超,蹲到行李箱旁边才想起来昨天他拿衣物时项允超早就打开了箱子,他并不知道这个行李箱的密码是多少。重新裹紧身上的浴袍,秦朗只好下楼去找项允超。

“你洗好啦,那我也先上去洗个澡。”项允超递了一杯温开水过来,颊边挂着一个小小的酒窝,“你去花园里看看吧,有惊喜。”

秦朗捧着水杯,忘了他是来跟项允超拿衣服的事情,花园里亮着星星点点的柔黄色光芒的小灯泡,一个个造型都不一致,照着院子里葱葱郁郁的植物。秦朗沿着铺了木板的小径走过去,空气里氤氲着温热的湿气,视野里映入弥漫着水雾的一汪温泉。

惊讶得眼圆嘴圆,秦朗蹲在池子边,把没喝几口的水杯放在木板路上,探手去试着温泉的温度。酥酥麻麻的热液包围住他伸进水里的手,舒服得秦朗眯了眼,木板路上干干净净,他便坐下来用脚尖点着水面。

项允超洗完澡寻过来的时候,秦朗已经整个泡在温泉里面,背靠着池边闭着眼一脸享受。即使听到了项允超的步伐声他也舍不得睁开眼,舟车劳顿与长期高强度工作下整个人浸在温热的泉水里实在是舒缓了他僵硬的肩背。

项允超在池子边蹲了下来,伸手反托着秦朗的下巴让他不得已仰起头来,温柔亲昵地俯下头去碰他的唇。脖子后仰的动作让秦朗觉得天旋地转,被动地轻启唇瓣让项允超的舌头滑进口中。

这种亲吻姿势还是两人第一次尝试,没一会就累得坚持不下去,赶紧分开相视而笑。

项允超亲了亲秦朗的头顶也坐在旁边试探着水温。秦朗摸着那一撮湿湿地发梢乱了心跳,这样温柔的他,对他这样温柔的他,能够体会拥有这种感受让他幸福到如入梦一般。飞机落地的第一晚,项允超也是开了帮他备好了行装的行李箱拿了衣物给他,入睡前甚至在他额头落下如对着幼小的儿童一样的呵护一吻,让他埋入他的怀里被轻轻拍着背脊听他温柔的声音说着“睡吧”。

如果这是一个梦,那秦朗期望永远不要有醒来的一天。

项允超终于整个人窝进温泉里,左手按着右肩放松着肩颈,今天一整天都是他在开车,这两处地方长久保持一个姿势也有些僵硬不适。

默默享受着温热泉水的包围,秦朗感觉到身周的水波荡漾开来,睁开眼时项允超离开池边靠过来。

莫名的危机感让秦朗不安开口:“你想怎么样?”项允超勾起一边唇角,“你这么说我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要调戏良家男的流氓。”这么说着项允超却把秦朗圈在池边,倾上前去舔了舔他的唇。

“乖,转过去。”

红了脸的秦朗在项允超的注视下僵持了半天,才动作缓慢地转过去背对着他,也才看见了项允超按在木板路边沿的右手上,正卷着刚刚一直到游乐园门口还缠在他们两人手中的红色绸带。

垂下眼去瞪无辜的温泉水,秦朗乖顺地任项允超左手覆上他的左手,五根修长的手指分开往下扣住与他交握住,右手伸过来将红绸带的一端塞进两人紧紧贴合的指腹与掌心间。

拇指与食指捏着红色的绸带一圈圈绕着,秦朗小小声嘟囔声“真的是”,他从不曾知道项允超有这样的特殊癖((๑´ㅂ`๑))好。

水润饱满的唇贴在秦朗耳边,项允超低沉的嗓音震颤在他耳边,“Handfasting,我曾经在一个客户的婚礼上见过。”

“新婚夫妻宣誓时手中缠绕着精细编制成的丝带,这个词语的意思是婚约。”

秦朗浑身一颤,不可置信地看着细细缠住两人左手的红色绸带。就算是收到戒指都好,没有此刻听着项允超解释handfasting更让他动容。

“秦朗。”项允超呢喃着秦朗的名字,吻了吻失神注视着左手的他的侧脸。

一串一串的轻柔啄吻落在脖颈,秦朗闭了闭眼仰起头,落下的每一个吻都烙印在了他的皮肤上,滚烫的热度一直传达到了他的心里。

论坛请戳

不老歌~

评论(7)
热度(37)
©空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