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深不见底15 (项允超x秦朗)

打下《深不见底》几个字的时候我的手在颤抖,内容好像跟名字已经没有半毛钱关系了。。。

依旧心塞自己撒糖吃额……

15

旅游的第三天秦朗在庄园里躺了一天的被窝。

方兰生来叫起床的时候只落得一个脑袋伸进房里来的待遇,被接了门缝里递出来的钥匙的苏星柏揪住领子带走。

秦朗中午醒来的时候项允超正坐在卧室里的书桌边,将椅子转过来对着床铺的位置,捧了书架上的其中一本原文书在看。窗外的太阳从落地窗户外照了进来,窗户只开了一道细小的缝,米黄色系的棉麻料窗帘被从缝隙而来的风吹起荡着打了个旋,空气中隐隐飘了从书桌上的马克杯里袅袅升起的淡淡咖啡香味。

项允超埋首在书中,翻过一页泛黄的纸张。秦朗把头塞进被窝里,有种叫做害羞的感觉涌上来。

轻微的动静让项允超抬起头来,嘴角带起微笑屈膝上床,他伸手扯了扯被秦朗拉起盖住整颗头的棉被。秦朗攥紧棉被的边边不让他扯开来,被项允超放松力道整个罩在身下压住。“这么舍不得离开床的话,我也可以答应你。”

秦朗“嚯”地把脑袋露出来,眼睛圆溜溜地瞪住项允超近在眼前的脸。

“呵。”项允超鼻腔发出一声响,伸手摸了摸秦朗柔软的头发。“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什么?”

秦朗被项允超抚摸小动物一样摸完头,又往下动手捏了捏耳朵,勾起手指磨蹭着软软的下巴肉,竟顺着动作仰了仰下巴,错觉也要像小动物一样舒服得打呼噜。

伸手抓住在他头上四处乱摸的手,秦朗点点头,“饿了,有什么吃的吗?”

项允超示意秦朗放开他,起身开了衣柜门拿了衣服出来放在秦朗裹着被子的身上。“你先换上,我下楼看看有没有吃的。”

秦朗继续点头,等项允超出去了才把衣服拖进被窝里,蜷缩在被窝里温暖了才躲在里面辛苦地往身上套。掀开棉被下床穿了棉拖鞋,秦朗走到桌边项允超坐过的位置,垂下眼睑指尖触碰随意盖在桌上的书背,还带着被窝气息的指腹从书脊上划过。

端着微凉的马克杯下楼,项允超围着素色的围裙一手撑着料理台一手端着一个纸盒在看印在上面的说明书。看到秦朗从楼上下来,他扬了扬手中的纸盒,“冰箱里只有麦片和各种水果粉蔬菜粉。”说着动手撕开纸盒的包装,拿了剪刀将里面的袋装物剪开一个口子,浅绿色的粉末倒在平底锅中,又加进去适量的水。

秦朗站在对面放下马克杯,惊奇道:“你会煮东西?”

项允超手中的动作顿住,“但愿会吧。”抬头瞥了秦朗一眼,他开了电磁炉的电源,用扁平的木铲搅拌着锅里的东西。

“那我可不可以不要吃,突然觉得自己还是饿着就好了。”秦朗搬了张椅子坐在对面,看着项允超专注地对着一锅粉末与水,如临大敌。

像进行化工实验一样谨慎的人抬起头,皱眉看着趴在料理台上的秦朗,“你不要靠太近,如果被不小心溅到了怎么办。”秦朗坐直背部,晃着脑袋“哦”了一声。

一锅绿色的糊糊倒进复古黑灰色陶制品的时候,秦朗有点惋惜地看着这个碗。换了小汤勺盛了一口糊糊的项允超察觉到了秦朗的眼神,瞪了他一眼把勺子里的食物送进口中。等舌头获取到了食物的味道传递给大脑后,项允超的脸色好了些,把一大碗糊糊放到秦朗面前,“还不错,你吃吃看。”

秦朗接过他试了味道的勺子,犹豫着用勺子尖沾了一点点含进嘴里,见真的没有奇怪的味道才装多一点来吃。

解决掉三分之一秦朗就吃不下了,虽然说这是项允超亲自动手做的食物,太过单一的味道还是让人觉得饱腻。秦朗放下勺子,抬头眨巴眼睛看着盯他吃东西的项允超不说话。

“吃饱了吗?”秦朗点头点头,把玩着勺子沾了点糊糊往他嘴边送。项允超以为他是要投喂自己,便张开嘴等他勺子送进嘴里。

秦朗憋住笑把手里的勺子转了个方向,贴在了他嘴角往上的地方,使坏完后端着糊糊跑到沙发边看他。

项允超愣住了,抬起手蹭了点脸上的糊糊。

项总依旧愣在那里,让秦朗有点不安,放下捧在手中的糊糊,他走上前去。被项允超抓住搂在怀里,沾了东西的嘴角边凑过来,“昨天的冰淇淋你没有帮我擦掉,今天的糊糊你总该帮我了吧。”

秦朗挣扎着,被他牢牢锁在怀里,只好脸红红说:“那你放开我,才能去拿纸巾啊。”

项总任性地摇摇头,“用嘴。”

“用嘴还不是粘粘的……”

“快点。”

秦朗不动作项允超也一动不动,被死死搂住的人最终还是妥协地靠过去,伸出一小截舌头在他脸上舔了一口就退回来,“可以了……”

项允超不依不挠,“还有,没舔干净。”

“流氓!”

“恩,我就是流氓。”

最后秦朗还是把他糊到项允超脸上去的糊糊舔干净,还被项允超咬住舌头深吻得迷迷糊糊,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打了电话让兰生跟苏星柏带着外卖早些回来后,项允超环着秦朗上楼,让他继续补眠,自己拿了桌上那本摊开的书半躺在秦朗旁边。侧躺着的秦朗伸出食指绕着项允超穿在身上的毛衣衣角,又沉入了梦乡。

第二天大早的时候秦朗被项允超叫醒,怀里塞了外出的衣服让他换上。

春末的早晨还带了股寒意,秦朗穿了毛衣还套上了项允超准备的薄风衣。项允超身上也穿了款式相似的风衣,只是颜色却是紫色的,配着卡其色的休闲裤,脚踝下还是那双牛津鞋。

穿着薄棉衣的方兰生被shock到了,这是他哥!八百年没见过他哥穿这么风骚了好嘛!

项允超自然不知道方兰生内心狂吐槽了一堆,开车载着几人去了落座在延绵的火山灰和岩石峭壁的爱丁堡城。下车踩着优美的鹅卵石通道徒步观赏旧城古堡的时候,路过的年轻女孩频频回头来看,目测几人的颜值都对得起引人驻足的背影后,心满意足地回到参观队列中。

也有大胆的女孩过来要合照或是电话号码的,秦朗跟方兰生不能跟别人合照便拒绝了女孩的请求,来要电话的项允超更直接,扯着苏星柏面不改色说这是爱人,电话号码还要吗?

古堡后的下一站是圣路德公园,空旷起风的天气里来公园的人还算多,方兰生见到了三五成群穿苏格兰裙的男人,凑着三人咬起耳朵说他们穿苏格兰裙的时候据说是不穿小内内的,被项允超推着脑袋远离秦朗。

爱丁堡之后四人驾着车去伦敦,途经斯特拉福德的时候去了方兰生要去的莎士比亚故居,游览了据说是英国最美丽的角落的温德米尔小镇,在小镇的湖中几人租了游船买了食物投喂了湖中的天鹅,一群天鹅跟在船尾巴后面的景象惹得方兰生开怀大笑。

抵达伦敦后几人去看了标志性建筑物大本钟,又去大英博物馆瞻仰了一下世界各国的文物,到了博物馆里的中国馆的时候兰生有点不淡定,项允超与苏星柏这回没有阻止他碎碎念,只是让他念得小声点不要打扰到其他参观的人。

旅程终会结束,坐在机场候机室等待班机抵达的时候方兰生抓着相机看这几天拍的照片,跟秦朗商量以后每完结一部戏就要来场说走就走的旅游。

苏星柏捏着咖啡杯看手机,头也不抬地道:“尼以为每次尼两都是一个剧组啊。”

方兰生无视他继续摁着下一张照片,秦朗噙着笑跟兰生看相机屏幕,隔几张就能看到他跟项允超的身影。不管是这次旅游,还是那条被塞在行李箱里的红绸带,都是他不曾设想过的。

相机里留下了这一段时光这几个身影,恍惚踩在云端的心情在这些真实存在的照片面前轻轻落地,让他觉得,这一趟旅游是另一个开始。

————————————

旅游内容百度来的

忘记附上风骚紫了 想买类似颜色被基友一句话打醒

评论(22)
热度(40)
©空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