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深不见底16 (项允超x秦朗)

加了普通话对话版

16

旅游回来的四人组心情都不错。方兰生跟秦朗一同参加一档访谈节目,他便拿着带回来的手信质问Red姐为什么要骗他不要给她手信了嘤,Red干脆地把他晾在一边,跟秦朗商量着接下来的行程。

“陵越剧组有一些细节需要修改可能要补拍,时间的话还没有敲定。我最近接到一些综艺节目的通告筛选了一下,除了几个一期就能录完播出的,还有一个是真人秀节目第二季,他们第一季的热度不错。”

“项总交代过不要再接长期高强度的工作,我看这个真人秀就蛮适合的,虽然是先拍了一半才播出,但是工作间隙较大你也能多休息。”

秦朗眼看着戳弄手信盒子的方兰生一脸泄气委屈,给两人搭桥给台阶。“Red,你别逗他了。”

Red绷不住一本正经的表情了,捏捏方兰生的脸蛋,“猴子,别气了,我是看你太好玩了嘛。你给我带什么手信啦,快给我看看。”就算Red再御姐,对着年龄小了七、八岁的方兰生也止不住怪姐姐心泛滥。

秦朗亦是如此,方兰生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弟弟一样,这么久以来同吃同住让他觉得兰生已经是他另外一个亲人。

“Red,能给我长一点的假期吗,我想去陪一陪我妈。”秦朗握了握拳,心里生起了一股念头。

Red点点头,“真人秀之前会有比较长的一段休整时间。”

秦朗点点头,多一点的时间他才能多陪伴妈妈,才能说服她接受吧。手指抚上戴在手指上的戒指,这是他最近多出来的一个小习惯。

他跟项允超注定不可能像普通伴侣一样每朝每夕在同一张床上睁眼或入梦,但是有这么一个小小的饰物存在,还有那绑住了他们灵魂手腕的Handfasting,就能给他强烈的归属感。

“秦朗,准备上场录歌。”访谈节目的工作人员过来喊秦朗。节目开始是他跟方兰生分开入场,秦朗要先去舞台处录制开场歌曲。

“好的,谢谢。”秦朗带着笑跟来通知他上场的工作人员致谢,扒下赖在他身上的方兰生跟着出去了。

还没轮到上场的方兰生无聊地抓了桌上的一个桔子剥起来,“Red姐,我没听过秦朗说起他妈妈哎?”问完一句话,兰生掰了一瓣果肉递到Red嘴边。

吃了兰生递过来的桔子,Red觉得这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便用只有两人才听得到的音量告诉了他。“秦朗母亲的身体一直不怎么好,我是听他后来无意提起才知道几年前差点就……我是在那之后才接手秦朗的,刚认识的那段时间里他整个人瘦消得跟纸片人似的。”

方兰生又掰了一瓣果肉给Red,Red吃完了继续道。

“现在的话,他母亲还是时好时坏,但是总算是在可控范围内,待在疗养院里还能有其他人一起聊聊天,还请了细心的护士打理她的饮食起居,秦朗只要得空就会亲自去陪伴照顾老人家,平时也经常打电话回去,把他今天喝了几杯水都告诉秦妈妈。”

方兰生给自己塞了最后一瓣果肉,拍拍手上细小的桔皮丝屑,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自家的母上大人。每次他老妈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他都急哄哄地想要挂掉电话,也从来没有主动打电话回家。

等下了通告要不要打个电话给老妈呢?

“方兰生,到你啦。过来舞台边准备上场。”方才叫走秦朗的工作人员又来了后台休息室,这回是要领走方兰生。

“来啦。”抓起水杯滋润了一下喉咙,方兰生拍拍屁股留下桌角一堆桔子皮。

《陵越传》赚足了人的眼球,主创们近段时间风头一时无两,但明星不可能总是以同一个配对形式在一起做节目的,慢慢是不同公司的崔艾伦、林萧、萧晗等跟秦朗的行程不再捆绑在一起,Red和兰生的经纪人也告诉他们这是他们同门师兄弟目前敲定的行程里最后一次同框。

方兰生耸耸肩,剧虽然结束了但是他们的情谊不会改变,他还叫上秦朗跟崔艾伦看过几次球呢。不过这最后一次同框访谈,两人在节目中默契十足地把调侃他们的主持人跟现场粉丝调侃回去。节目中一些比较暧昧的问题被大大方方地当做点来逗趣,大有清者自清我胸有成竹我坦荡荡的风范。

粉丝们依依不舍在电视台外边不忍散场,被秦朗跟方兰生发的“早点回家,注意安全么么哒”的合照微博哄回家去。

摁着手机的方兰生突然想起来他节目开始时的忏悔,便拨通了方母的电话。没几秒电话就被接通,那边传来惊慌失措的声音:“儿子,怎么啦,有什么事吗?”

方兰生被老妈的惊呼声吓了一跳,不小心摁到了扩音键。

“……妈,我没事儿,就是想你了给你打电话听听你的声音。”

“…………乖,妈妈在打麻将呢,缺钱用找你姐去啊,我挂了……哎,到我摸牌了是不是?”

“嘟嘟嘟”方兰生握着被挂掉的电话,难以置信,一脸呆滞。

Red大笑出声,她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么失礼的事情来了。秦朗低头藏起嘴边的笑意,怕更加打击兰生。

接下来的一个月秦朗录了几个综艺节目,跟陵越剧组又重聚拍了几场戏。苏星柏来跟方兰生私会的时候项允超也来了,四个人温温馨馨吃了顿饭各自回房,秦朗体会到了跟喜欢的人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影分享一袋薯片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一个月后,秦朗终于得空回了香港,去探望他的妈妈。香港寸土寸金,车水龙马,只有郊区才有块地能建得鸟语花香。

秦朗帮妈妈找的这个地方是他在未成名时听人提起过的,饭局上细皮嫩肉白白胖胖的富二代在炫耀着这个地方有多好把人送进去什么都不用管,只要你塞钱就能帮你把人照顾得好好的分毫没有闪失。秦朗听在耳里因为不齿而记下,送他自己的母亲过来却是为了可以给她最好的疗养环境。

整个疗养院的格局、装饰都让人发自内心觉得舒服,秦朗坐在床边削了一个苹果,嘴角弯着看秦母边吃进去边跟他说起院子里的人情事理。看着这个独自抚养了他半辈子的女人眼角笑弯的皱纹,让他觉得这么多年来咬牙前进只为了能给予母亲舒适的生活是值得的。

徐护士端着一盆温水进来,还带上了午餐后秦母要吃的药。“秦妈,应该食午餐后嘅呢份药啦。”

秦朗的母亲笑着说好,老人独特的、干燥温暖带了岁月痕迹的手牵上她的手腕,徐护士依旧笑得亲昵。“今次有你个仔督促你,我就唔阻啦!”

说完徐护士朝秦朗点点头便出去了。

秦朗等她吃完了药,拧了徐护士端进来那盆水里的毛巾,握着秦母的手,细心地帮她擦去苹果汁液残留在上面的痕迹。

“阿B,呢D小事我自己嚟就得架喇,又唔系手脚都唔喐得。”

秦朗擦好一只手握住往脸上贴,“我想亲自帮下我妈咪啊嘛。”

秦母摇摇头,伸了另一只手过来,眼角的皱纹似乎又深了些。秦朗捧着着另外一只手,用毛巾擦着手上的每一寸肌肤。秦母本来眯着眼享受儿子难得地陪伴,睁开眨眨眼看见了秦朗戴在手上的戒指。“阿B,戒指沃,系咩有佐钟意嘅人啊。”

秦朗终于帮妈妈擦好两只手,放下毛巾用自己的手包在掌心。曾经妈咪的手掌能轻而易举地抱起他让他依偎在怀里,现在是他长大了有能力反过来照顾她。

“阿妈,我呢次来就系想同你讲,我有佐想同佢过一世嘅人。”

秦朗被妈妈抽出手来温柔的搂进怀里,“傻崽,唔理尼钟意嘅系咩人,只要尼开心,阿妈就开心,都不会成日挂住我嗰崽有冇人喺身边睇住。”

秦朗红了眼眶把头埋在妈妈的膝盖上,就好像小时候一样。但是所有的事情都不可能再回去,不论走来时的那段路是踩过了多少荆棘,他现在很幸福。

“如果,如果……我中意佐一嗰男人,阿妈都会支持我乜?”

秦朗背上来自妈妈的温暖抚触顿了一下,良久才重新顺着他毛茸茸的头和弓起的背。太过柔软舒服的触碰让趴在阿妈腿上的秦朗生了浓浓的倦意。

惺忪间秦母叹了口气,似乎轻声说了句:“都系要尼开开心心先得。”

-------以下对话为普通话版--------

徐护士端着一盆温水进来,还带上了午餐后秦母要吃的药。“秦妈,你应该吃午餐后的这份药啦。”

秦朗的母亲笑着说好,老人独特的干燥温暖带了岁月痕迹的手托住她的手,徐护士依旧笑得亲昵。“今天有您的儿子督促你,我就不打扰啦!”

说完徐护士朝秦朗点点头便出去了。

秦朗等她吃完了药,拧了徐护士端进来那盆水里的毛巾,握着秦母的手,细心地帮她擦去苹果汁液残留在上面的痕迹。

“阿B,这点小事情我自己来就行了,又不是手脚都动弹不得。”

秦朗擦好一只手握住往脸上贴,“我想亲自帮我妈咪嘛。”

秦母摇摇头,伸了另一只手过来,眼角的皱纹似乎又深了些。秦朗捧着着另外一只手,用毛巾擦着手上的每一寸肌肤。秦母本来眯着眼享受儿子难得地陪伴,睁开眨眨眼看见了秦朗戴在手上的戒指。“阿B,戒指喔,是不是有了喜欢的人了。”

秦朗终于帮妈妈擦好两只手,放下毛巾用自己的手包在掌心。曾经妈咪的手掌能轻而易举地抱起他让他依偎在怀里,现在是他长大了有能力反过来照顾她。

“阿妈,我这次来就是想跟你说,我有了一个想跟他在一起一辈子的人。”

秦朗被妈妈抽出手来温柔的搂进怀里,“傻崽,不管你喜欢的是怎样的人,只要你开心,阿妈就开心,也不会老是想着我的儿子身边没有一个人陪着照顾他。”

秦朗红了眼眶把头埋在妈妈的膝盖上,就好像小时候一样。但是所有的事情都不可能再回去,不论走来时的那段路是踩过了多少荆棘,他现在很幸福。

“如果,如果……我喜欢的是一个男人,阿妈也会支持我吗?”

秦朗背上来自妈妈的温暖抚触顿了一下,良久才重新顺着他毛茸茸的头和弓起的背。太过柔软舒服的触碰让趴在阿妈腿上的秦朗生了浓浓的倦意。

惺忪间秦母叹了口气,似乎轻声说了句:“只要你开开心心的,才行。”

评论(5)
热度(33)
©空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