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深不见底17 (项允超x秦朗)

刚补完活色生香 探长好美!!!波波女神好美!!!想回家每天第一时间看啊/摔

另,甜腻腻之后我来撒狗血了

17

演完一部剧又来了场任性的旅游,再跟秦朗一样上综艺访谈补拍《陵越传》之后,没有想要接来玩的剧本又暂时不打算出唱片的方兰生彻底闲下来,成了苏星柏的跟屁虫。

苏星柏宠溺着他,谈生意满世界飞都带上他,恨不能时时刻刻把兰生护在翅膀下面。

对此项总有些郁闷,方兰生求着项允超要进E.G的时候他就知道他醉翁不在酒,此刻也只能是郁闷地看着苏星柏跟方兰生腻歪在他办公室的沙发。苏星柏对着笔电处理公事他就挨着坐在旁边看一知半解的文件,再拉着苏星柏的手肘

让他给他讲解,用充满任性又甜蜜的语调说他也想有一天能帮上苏星柏。

项允超扶额没眼看向沙发那个方向,按在键盘上的右手手指上带着那一圈对戒,每次打眼前出现他就能盯着出神一小会。

他把那截红绸带带回了香港,挂在他给秦朗置的住处里,秦朗老想把细致挽好摆出来的红结收起,被项允超从后抓着手圈在怀里。

泛起粉色的耳垂就在他眼角,让项允超心里膨胀起一团软绵绵的毛絮。

“哥,到吃饭的点了,我们去吃什么?我在网上看到一家吃海鲜的评论好像特别不错。”方兰生打扰够了苏星柏,摸出手机看看时间,尽管还不是很饿,但是每天坐在这里看他们两个人工作也是挺无聊的。

项允超叹口气关掉显示屏,沙发边坐着的苏星柏早就合上笔电,对看过来的项允超耸耸肩。最终还是被方兰生拉去他说的那家离公司有些远的店里吃午餐。

点餐过程苏星柏和项允超都没有参与,方兰生看着菜单恨不得都点了,瞅瞅自己给自己斟茶的表哥想想还是克制住了。等菜上桌的空闲方兰生跟苏星柏闲聊着,他突然就想起来上次在Red面前出糗的事,便问项允超:“哥,你打过电话给姑姑吗?”

项允超举了茶杯刚要喝,听他这么说愣住了,“没怎么联系过,每次她都是跟我说一些让我回去认错的话,我也没兴趣听。”

方兰生不小心碰了虎尾,摸摸鼻子转移话题,“我给我妈打电话,我只是说我想她了,她居然跟我说缺钱就找我姐要去就把电话挂掉了,这是亲妈嘛!”

苏星柏噗嗤笑出声,被兰生斜眼一瞪。

“舅妈绝对是你亲妈,你什么时候会这么跟家人说话了。”项允超喝完一杯茶,觉得这家的龙井不错,便拿了茶壶把苏星柏和他自己的杯中倒满。

“我这不是听Red姐说起秦朗一直抽空去照顾妈妈,觉得自己老是嫌弃我妈有点不孝嘛,就打了电话过去。说起秦妈妈,Red姐说她几年前病重垂危,现在还在疗养院养着,你有没有多关心关心秦朗跟亲妈妈呀?”方兰生转着泡的第一次茶倒出来的水,对喝茶不怎么感兴趣。

苏星柏本来含笑听着,方兰生一股脑把知道的都倒出来的时候,他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本能地看向项允超,只见他垂眼含入热烫的茶水,看不出情绪。

仔细地喝完一杯茶,项允超抬头注意到苏星柏试探的目光,弯起唇朝方兰生说道,“这么说你比我还细心了。”

方兰生泄气,得,又被损了。

席间项允超接了一个电话,用完餐后他把车钥匙给苏星柏,“我有个客户临时约我,你载兰生回去吧,我在这里等司机过来。”

吃饭时天南地北地聊得开心,项允超接电话时也没出去,苏星柏没多想接下钥匙,“行,那我就把车停在公司了。”

“恩,好的。”等兰生他们离开,项允超回了位置上坐下,菜肴上桌后便无人问津的茶水囤积良久,接近褐色的液体倒进瓷白的杯中,再被他凑到唇边喝进去。

冰凉苦涩的茶水流过喉咙胸口,似乎也把他热切躁动的心浇得冷却下来。

手指上带着的戒指像是突然紧了几分,项允超手伸过去捏住,金属质感与手指上的皮肉相贴第一次让他觉得存在感太过强烈。强烈到他一刻都没办法忽视。

放在桌上墨黑的手机吸引着他,让他点亮屏幕,指腹触过通讯录,在秦朗的名字上面迟迟未能落下。

项允超最后还是还是没抵住煎熬翻涌的情绪。

“喂,我需要你帮我查点东西。”

 

秦朗这几天陪着秦母跟一群老太太老大爷晒太阳杀时间,年纪大了人也不怎么爱看电视,他们不认得秦朗只是在秦妈妈面前夸赞年轻人长得精神好看,还有想把自家女儿介绍给他的,秦妈妈眉开眼笑地遗憾道自己家的儿子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休假结束要离开时,秦朗依依不舍,秦母倒是让他不要挂念,她在这里一切都好好的,真有什么肯定会通知到他的,被秦朗嗔怒地看着才改口是说来逗她乖顺儿子的。

他并没有回香港的住宅,而是直接飞去了Red帮他接的那个综艺节目的电视台。节目是参演一个季度这种形式的,在选定参演的明星们之后总会照着每个明星现有的形象设定一些剧情和爆点,因此在开机之前还要开会讨论一下,如果有异议也方便节目组在开机之前修改,再加上可能要先模拟拍摄宣传海报这个行程,节目组便邀请嘉宾们到电视台让大家先见个面熟悉熟悉。

他抵达电视台所在的城市时已经是晚上,在酒店房间里洗了澡,秦朗打了个电话给项允超,嘟嘟的声音响了好一阵才被接起。

项允超黯哑含糊的声音传来,“喂?”

“允超,你在喝酒吗?”秦朗扯下头顶的毛巾搭在肩上,握着手机的右手力道大了些。

“秦朗?”

“恩,我是秦朗。”

“哦,对,我喝酒了。”

“我现在两只耳朵上面一跳一跳的…”

“因为你喝多了,醉晕了。”秦朗轻笑出来,“你在哪里喝酒?”

“……忘记了。”

“那有没有人跟你一起?”

“苏星柏打了电话给我。”

秦朗侧侧头,微湿的头发荡了一下,项允超的舌头都捋不直了吧。

“那你不要再喝酒了。”

“好。”

“那要我陪你等boss来吗?”

“恩。”

项允超的声音越来越低,秦朗也不介意,压低声音跟他扯着有的没的。

苏星柏来之前手机里已经良久没有声音,帮项允超拿起手机时发现屏幕亮着,来电显示是秦朗的,便放在耳边跟秦朗说:“秦朗,我带允超回去了,先挂了。”

“好,麻烦你了。”

挂掉电话秦朗摸了摸干掉的头发,突然打了个喷嚏。捏捏酸痒的鼻子,把湿润的毛巾从肩膀拿下来,他决定去睡个好觉,明天的会估计要坐上好久。

第二天Red来按门铃的时候,秦朗迷迷糊糊听到声响,许久才爬起来开门。

“秦朗,我按了很久门铃了喔。”

按了按僵硬的肩膀,秦朗“恩,我听到了,头有点晕,咳。”

Red惊讶道:“你感冒了吗?”

“应该还没有,喉咙有点痒而已。”

“那我在楼下等你,去了电视台之后我让助理去买药给你。”

“恩,行,那我先去洗脸。”

秦朗穿着私服下来的时候助理、化妆师和司机也都在了,助理担心地问秦朗感觉怎么样,司机也侧过头来看他。其实只是有了些轻微的症状而已,身边人的关心依旧让他觉得温暖。

到了电视台后,有节目组的助理领着他们先去了休息室,路上助理跟他们说起上一季度港台明星蛮受欢迎的,这一季度的港台明星增加了一两位他们可以相互帮衬。秦朗点头,露出一口白牙说,“我觉得我的普通话也很不错啊,希望大家都能聊得来。”

助理哈哈笑了两声,“对对对,希望剧组的人都能和睦相处。”

“到了,这里就是你的休息室,和另外一名男星共用,你不介意吧?”

秦朗摇摇头,微笑道:“不会不会,辛苦你了。”

“那行,你先休息一下,等会开始了我再过来通知你。”

“好的,麻烦了。”

Red和化妆师、助理放下手中的东西,便让认了路的助理去帮秦朗买药。

助理刚走了没多久,节目组的人就过来通知会议开始了,Red和秦朗便跟着他往会议室走,沿途也遇到了一些演艺圈的人。节目组的助理到了之后敲了敲门打开让他们两进去,秦朗冲他点点头率先走了进去。

会议室里面有十几二十个人,秦朗环顾一圈大多都很面熟。只是,他没想到会在这么多年之后,再次和钟爱芳见面合作。

评论(6)
热度(37)
©空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