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深不见底18 (项允超x秦朗)

过了几天懒惰的日子(捂脸

18

秦朗与钟爱芳相识于他刚出道时。尽管出自单亲家庭但他也一直未受过多大挫折,那时的他还带着股年轻稚嫩的傲气,新人时火旺的人气也难免让他有些自负,这个女孩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

秦朗和另一位当红的年轻女明星在一个选秀节目出任其中一期与选手们共舞的嘉宾,钟爱芳是其中一位选手,排舞练习的过程中她对他说从他选秀时就很喜欢他了。秦朗刚出道没一年,对他来说事业才是现在的第一位,他想要闯出一片天空来也就没太把女孩当一回事,而且他不仅仅是要和钟爱芳一个人合舞,她却只要秦朗因为选秀节目的行程出现就跟在左右。节目录制完后他以为跟这个女孩不会再有联系,却没想到两人都被选为电影《美丽密令》中角色的扮演者,钟爱芳更是开展了追爱长跑。

他不是对她所做的一无所觉,便开玩笑讲了一堆条件,“我可以和你拍拖,不过不可以公开。在公开场合我们不可以一起出现,我们不可以一起看戏、吃饭、看演唱会。如果我和其她女人一起工作的时候,你不可以吃醋不可以直接打给我要打给我助手,我一打给你的时候你一定要即刻出现。你病的时候我不可以去看你,我病的时候你更加不可以来看我。一年我们可以出去玩10天不过不可以在亚洲。”

他希望她知难而退,却没想到她一口答应下来。有些可笑的是说出那一串条件的秦朗逐渐沉寂,爱芳却凭借甜美的长相与歌声走红起来。

也许恋情开始得随意,但两人对感情却不随意。他与钟爱芳也似乎有过一段甜蜜的时光,最后是因为什么而一次又一次地争吵,秦朗已经忘了,阿妈病之前的那段时间是他与她闹得很僵,阿妈出了事之后他也无心在感情上再做挽回。钟爱芳最后与他握着一杯咖啡在公司地下停车场的保姆车里见面的时候,她脸色苍白妆容浅淡,只注视着手中的咖啡杯说:“也许是我错两个人开始在对彼此了解不深的时候,你与这段关系跟我期望中的落差太大。”

秦朗的脸色也不好,羽绒服帽子上的毛领裹住了他半张脸。钟爱芳不会知道他刚刚为阿妈的事情去求公司高层给他一个机会好让他有更多的工作来钱,他脑海里还旋转着那位经理脸上嘲讽的笑容,“我以为秦大明星这么清高不会有让我看到这么一幕的一天呢”。他坐在椅子上只是低着头,却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双膝跪在地上一样卑微。他一直做着最真实的自己不想被这个娱乐圈染黑变得空有这么一个光鲜的壳子,现在却终于成为了这种人。

他最后只是张开颤抖的唇,说好。

“希望你以后过得更好。”是他对钟爱芳的最后一句话,自始至末他都没有看向她。

见到钟爱芳对秦朗来说太过突然,最痛苦的那一段时间里他们的分离与他的无能是交织在一起的,措不及防地就涌上了他的脑中。

“秦朗来了,人齐了没,我们开会了啊。先自我介绍一下……”坐在首位的节目组导演竖起面前厚厚的一叠资料往桌上戳了戳,把会议桌上的每一位成员都介绍了过去。

秦朗落座在桌尾这边,这边聚集了节目组里的港台明星,周围的几人相互小声打着招呼,秦朗一一回应,率先伸出手在钟爱芳面前,“你好,我是秦朗,久仰久仰。”

钟爱芳外表依旧甜美,隐隐多了成熟的气息,面对秦朗伸出的手,只是露出最完美的笑容与他回握住然后松开。“钟爱芳,我才是久仰,说起来你还是我的前辈。”没有秦朗标准的普通话显得她可爱,周围听到她开口的港台明星纷纷与她握手作自我介绍。

秦朗鼓起脸颊露出酒窝,翻开面前摆着的资料。Red坐在一旁并不知道这两人的过往,凑在他旁边小声跟他讲与在座工作人员与明星们交往要注意的事项。到钟爱芳的时候Red打趣道:“她挺可爱的,不过你还是注意点不要像跟崔艾伦一样搞出绯闻,绯闻对象是男是女在媒体跟粉丝看来还是有区别的。”

秦朗点点头没做声。

会开到一半节目组人员拎了外卖进来,菜色丰富,让节目组所有人一起在会议室里解决午饭旨在促进感情,众人用过午餐后又有奶茶果汁等饮料送进来。吃吃喝喝上厕所让屁股离开座椅稍作休息后,会议重新开始,一直到快4点才结束。

这还没算完,明星们领了节目组给的服装各自让化妆师整理了妆容,让摄影组围着讨论了几个钟节目海报的设计,指导着换了几个摆拍造型让一群明星们僵了四肢浑身酸。

晚餐是节目组一起到订的饭店用的,港台明星与经纪人助理们依旧坐在一桌,钟爱芳和秦朗中间就隔了一个Red。秦朗拿起桌上高脚杯装的饮料就往口中喝进去之时并不知道这是苹果醋,他的喉咙本就犯痒,酸酸甜甜的液体激得他咳嗽起来。Red差点被喷上果醋吓了一跳,又看他咳起来才突然想起忙了一整天根本忘了跟助理去拿药给秦朗吃了。

拍着秦朗的背,Red抬头还没问话,助理就把包里的药拿出来递过去。

“秦朗,你刚刚也吃了一点菜垫底了,先把药吃了吧。”

秦朗接过Red递来的白开水跟药,缓了缓才把药塞进嘴里。

钟爱芳即使没有用眼追随秦朗却一直关注着这边,“秦朗没事吧?”

Red回头看她,露出感谢的笑,“有点感冒的迹象,没有大碍的,谢谢爱芳关心。”

察觉了Red不太想她继续关心秦朗,钟爱芳也就缩回座位去把弄着筷子夹碗里的菜。本来她也只是看在与秦朗相识的份上才意思意思地关心一下而已。

 

苏星柏接到常去的酒会通知他项总在那里的时候便打了个给项允超,把人弄回家后,他刚把他甩床上打算回家,卧室的笔电响了一声。

这声响他很熟悉,是有新邮件的通知。

从桌上的电脑移开目光,苏星柏转过头复杂地看着醉醺醺倒在床上的人,突然怀疑方兰生说出来的话对项允超是不是真的如表面一样毫不在意的。

就只看一眼标题吧,苏星柏走到桌前,抬起手挨着笔电的屏幕,良久才下定决心般打开了它。屏幕亮起来,苏星柏输入进去项允超告诉过他一次的密码,那次是项允超让他帮忙传送一份临时需要用到的文件,他其实也没有信心这个密码是否还能打开这部电脑。

成功进入系统时苏星柏舒了一口气,映入眼帘的页面就是邮箱界面。收件箱亮起一个红色标志显示有新的邮件抵达,指尖在触摸板上滑动操控着鼠标点开收件箱,轻微的声响让他紧张地回头看了项允超一眼。

再回头页面已经加载完成,未读邮件的黑粗体标题只有两个字。

秦朗。

皱起眉头,苏星柏站起身,合上笔记本的盖子。

果然项允超还是在意方兰生说的秦母的事情的。不管这封邮件里关于秦朗的资料有多少有多详尽,关于这两人的关系却不是一封邮件里的黑纸白字就能解释清楚的。

叹口气,苏星柏觉得他不仅沦为了方兰生的老妈子,现在还要操碎心想着怎么开导项允超,突然觉得自己好忙好辛勤。

项允超醒来的时候房里只有他一人,耳朵两侧的上方在一鼓一鼓地抽动着,扶额坐在床上,他想那封代表着真相的邮件应该已经在他邮箱里了吧。

从床上爬起来穿了床下的皮鞋,项允超走到放了电脑的桌前,伸手按在合起来的屏幕盖上。一个小小的方型电子产品,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却像是关住了洪水猛兽的那一道防线。

不管里面关押的魔怪有多可怕,他都要去面对。

点开邮件仔细阅读了每一个汉字,再次合上屏幕按在盖子上,项允超不知道现在他该哭还是该笑。从听到方兰生说出秦母重病的那个时间点开始他就惴惴不安,直到一切都凝缩在一封邮件里被他翻阅获知,他才恍然原来他跟秦朗的关系是这么脆弱的。

他的猜测是真的,秦朗最开始与他纠缠在一起只是因为他需要往上爬,香港已经没有商贾不知道秦朗多“清高”,而项允超刚好是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出现投过去那橄榄枝般的移不开的目光。

现在的秦朗其实并不需要再虚以为蛇地讨好项允超了,他有人气有导演青睐,就算他在这个达成了目标的时候要提出与项允超分道扬镳,项允超也不会做任何封杀他的举动,即使他曾经想过如果秦朗要离开他他就用一切手段把他留下。

他甚至在秦朗眸光中感受到了爱的气息,直到这一刻真的要用手段去勉强他留下,项允超才发觉他自己并不舍得秦朗难为。

不知道秦朗眼中的情意是不是项允超被心里强烈的感情冲昏头生出的幻觉呢。

强作精神洗漱完换上整套的西装,项允超把这部笔记本电脑装进公文包里,踩着虚浮的步伐下了楼梯。脑海里叫嚣着找秦朗对峙吧的想法,与宿醉一起回荡着,让他头痛欲裂。

“哥,你终于醒啦。”方兰生的声音在本该空无一人的客厅响起,项允超这才注意到坐在沙发的两人。

剥着桔子皮但一脸严肃的方兰生和勾着嘴角眼神深邃的苏星柏齐齐看着他。

评论(5)
热度(43)
©空心 | Powered by LOFTER